他卖课赚的每一笔钱,都像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

他卖课赚的每一笔钱,都像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

他卖课赚的每一笔钱,都像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

好奇心 · 第四期

去年考研结束的那天晚上,好友阿纲从南京给我打来了一个抱怨的电话。

原来那晚,他无意中得知,与他一起参加考研的同学,复习用的视频资料并不是像他一样来自辅导机构的网授班,而是直接在淘宝上买的盗版视频。

阿纲花了一万块才买到的东西,同学却只花了一百块。对比之下,阿纲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长着猪头的傻瓜。

和阿纲的通话结束之后,我越发感到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从事着这样的生意。

经过一番努力,我找到了一位在盗版网课行业混迹了很久,并且取得了不错成绩的前淘宝店主,林明。

和他一番长聊后,我才知道,原来不只是考研,无论是语言类的日语、雅思、四六级,还是职业类的会计、司法、教师资格考试。只要能找对门路,全部都能以极低的价格买到。

“而且,这是你之前完全想不到的价格”,林明说。

林明是福建人,从小就有一股子经商的机灵劲。

几年前,刚刚开始读研的他敏锐地察觉到,网课在未来一定会代替面授,成为各种辅导的主流形式。于是他开始思考,自己有没有办法能从这个变化中分一杯羹。

没想到,办法还真被他找到了。

其实所谓的办法很简单,只要能把那些会员专属的视频搞出来,再把它卖给足够多的顾客。收入弥补了购课的支出后,那不就能赚钱了吗?

于是,每年年初,林明都会报名几个热门网校的课程。在上课时,他通过屏幕录制软件,将授课内容录制为视频文件。后期剪裁处理一下,再打上水印,立刻就可以上传到网盘中分享给顾客了。

某机构原价 6000 多元的全程班,在林明的淘宝店里只卖 49 元。

三个机构的课程还可以打包成一个套餐,只卖 128 元。但即使把价格压到这么低,林明也丝毫不担心利润。因为一个全程班,只需要卖出去一百多份课程就能回本了,剩下的基本都是纯赚。

生意最好时,林明手上同时有 7 个QQ群,每个群里都有 300 个左右的顾客。

按照平均客单价 110 元计算,他的营业额就有 20 多万。而成本除了报名的费用,和一些平摊后可以忽略不计的费用后,就再也没有了。

粗略一算,他的利润率能达到 600%。所以连他自己都说,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

但是挣钱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这些视频既然林明可以去盗版,那么别人自然也能盗版,毕竟这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行业。

只要有“一台电脑、一条网,再加上几千块钱”,谁都可以开始做。于是,进入到第二年后,林明发现竞争明显激烈起来了。

竞争对手的操作方式更简单,直接在林明这里买了后,就可以将文件转卖了。网盘服务越来越发达,完成这个过程甚至都不用花上一分钟。

看着自己店铺里萎靡不振的销量,再看到那些二道贩子的收入甚至比他还高,他觉得很无奈。

但是抱怨归抱怨,还是要想办法解决问题。发现这些问题之后,他决定双管齐下,一边将这些偷窃的人赶出去,一边将更多的学生吸引过来。

刚做这行时,林明对视频上的水印其实挺抗拒的。只愿意在右上方放一行小小的QQ号,还是半透明的,因为他怕影响观看体验。但后来他也顾不上了,大大的QQ号不断漂浮在屏幕上,后面还跟着一句“盗版狗考研必挂”。

他还采用了一种视频加密器,在课程节数为 3 和 3 的倍数时加密。

要看加密的视频,就必须用机器码找他解出观看码,看的时候屏幕上还会间隔性闪烁买家的淘宝ID。这样一来,不但盗版他的难度增加了,他发现后也可以及时封杀盗版者。

即便这是一个盗版生意,林明还不断提升自己的服务水平,完善了各种细节。

比如他这里课程,无论是命名还是编号,都是统一成体系的。他会在每次课程更新的时候,发邮件通知所有顾客。

网盘里,他也准备了实时更新的说明文档,详细地列出每一次更新的内容。别人的视频经常会出现分辨率不一,错录少录的问题,但是在林明这里,永远都是整整齐齐的 720P,时间一分不少也一分不多。

因为和其他人纯粹是做一门生意不同,林明自己做过考生,上过辅导课,也有实际的经验。因此,他可以对各个机构的课程和老师做出贴合学生要求的评价,这是绝大多数同行做不到的事。

所以,每个顾客在咨询时,只要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他。他不但会给你推荐最合适的老师和课程,还会制定专属于你的复习计划,甚至是帮你参考该要报考哪所院校。

由于经常一打电话就是几个小时,即使他已经用的是资费便宜的 Skype,但充钱时依旧会让他肉痛不已。

他最常提起的,是他与某位顾客长达 55 页的聊天记录。从当年的一月到十二月,林明整整陪伴了他将近一年。对此,林明笑着说:“这也算‘盗亦有道’吧。

但无论林明工作再怎么努力、服务再怎么规范,都无法掩盖一个事实:他的盗版生意本身是有原罪的。

他所挣到的每一分钱,其实都相当于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

有时他会很内疚,觉得很对不起别人,想要放弃。“每次录视频时,我就看着他的脸出现在屏幕里,心里就会想,你知道我在盗版你的视频吗?” 但有时,他又会安慰自己,反正他不做别人也要做,这个行业不会消失。他做的话,起码还能保证质量。

就在纠结当中,林明决定还是继续做下去。

但是进入 2016 年后,淘宝一下收紧了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尺度,对于各种在线教育的盗版店铺,进行了一次扫荡式的打击。林明的店铺,也在这次的打击被关闭了。

“现在去搜的话,淘宝基本没有再做这种生意的了。有些人很早就把顾客都转移到了微信,现在还能继续做。但我基本没有准备,也就正好不干了吧。

2017年的课程我也没买多少,就当回报给老师了,谢谢他们。”

即使已经离开了接近一年,但是知道今天,林明的 QQ 群里还是不时有人会问:“群主在吗?还卖课吗?”

只不过,已经找到了一份正经工作的林明,再也不会回应了。

最后

你们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2016 年已经过去。这个行业已经出现了一种新的模式,就是广泛分布于闲鱼上的“游击队”们。

盗版网课的一手货源一旦出炉,立刻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遍全网。价格根据卖家位于生产链上的地位,甚至可以低至几毛钱。传递的过程里,质量也就越来越差了。

但即便多么用心,这仍然是一个躲在黑暗里的违法事业,我们不认为这样的事情值得效仿。

稿子写完之后,我们讨论起林明这个人,马拉拉说了一段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刚开始的时候,觉得他只不过是个卖盗版的贩子,觉得很可恨。可采访完他之后,我又觉得有些感动,因为他真的是在很用心地做着这件事情,也是很认真地在为别人着想。

真令人矛盾啊。”

他卖课赚的每一笔钱,都像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

编辑 / Kitty

音乐 / 《The Dawn and the Embrace》

他卖课赚的每一笔钱,都像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

他卖课赚的每一笔钱,都像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

上面这张图可能会自己动哦

关注我们,一起看到更多人的生活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