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我平常忍让你不是怕你,可你打我妈就别怪我动手了!

婆婆来时,于露刚从商场回来,大大小小的购物袋都堆放在地板上。婆婆顿时不高兴了,“又买了这么多新衣服?你那衣柜里都快放不下了。陈涛一个人工作养家多辛苦啊,你也不知道体谅体谅他。真够败家的了!”

于露心想:我的衣柜什么时候满过了,你隔三差五就给我往外倒腾,全都拿去给你小儿子媳妇和女儿了。你还担心我的衣柜衣满为患干什么呢?她还想说,我明明也赚钱的,而且不比你儿子少好吧?怎么就成了他一个人养家了呢?

可是她清楚,说了婆婆也不会信的,之前她说过多少次了,婆婆的观念却从未发生过一丝一毫地转变。她坚定不移地认为于露是在胡说八道。因为她没法相信,一个人不用上班,坐在家里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就能赚钱。

所以,于露也不再强调这件事了,反正她和陈涛心里有数就行了,日子到底是他们自己的,别人怎么看无所谓。即便这个别人是婆婆,也不足以影响他们的生活。

于是她说:“正好赶上商场打折,所以就多买了几件,也没花上多少钱的。”

婆婆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再便宜也是花钱,衣服还是少买的好。”

于露点头,“知道了,妈,以后我会注意的。我去接翩翩啦,顺便去菜市场买菜。您晚上想吃什么啊,我买回来。”

婆婆说啥都行,她对吃的从来不挑剔。

于露带着翩翩回来时,发现婆婆把她新买的衣服,都分门别类重新装好了。她有点纳闷儿地问:“妈,您这是干什么啊?这新买的衣服得先洗洗的,不用装那么整齐了,等明天我就放洗衣机里了。”

婆婆慢悠悠地说:“你自己也穿不了这么多,我挑了几件拿回去给你弟媳穿吧。”

于露变了脸色。“咋地啦,你心疼了啊?你不也说了吗,这些衣服都是打折买的,你至于这么小气么?”婆婆皱着眉说。

于露笑得比哭还难看,“没有。”她这时候特别后悔自己顺口说了谎,现在要是再改口说衣服是自己原价买的,花了好几千块,那么后果可想而知,肯定是暴风骤雨。

她喜欢太平,实在不想跟婆婆发生冲突。所以能用金钱物质解决的问题,她一般不动嘴。

2

陈涛家里兄妹三人,家境比较贫困,只有他自己上了大学,而且还是名牌大学,这让全家人都感觉十分自豪荣耀。

他父亲去世早,为了供他上学,弟妹都早早地下学打工,因此他一直很感激弟妹,认为自己欠他们的。所以工作以后,他对家人几乎有求必应。家人也认为他收入高有这个能力,所以这样做也是应该的。

陈涛和于露结婚后,这种情况也一直没有改观。陈涛总是以家人为中心,无论他们提出什么五花八门的要求,他即便是力不从心,也尽量去满足他们,一副豪气冲天的气概。

比如,帮大姑二舅三叔的儿子女儿找工作,帮四伯五婶六婆联系医院。如此种种,明明能力有限,他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了。

对此,于露虽然有意见,认为他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但是也没有极力反对。毕竟他们俩感情很好,她也不想他在家人和亲戚们面前丢面子。

其实,虽然于露是城里姑娘,但是对于他们俩的婚事,婆婆并不满意。她认为自己儿子高大英俊,又是重点大学毕业,在事业单位工作。而于露身材瘦弱,容貌普通,学历也一般。所以婆婆在她面前,并无自卑感,反倒认为她配不上自己儿子。

尤其是,于露怀孕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再没出去工作过一天,这让她相当不满。婆婆提出过很多次,自己过来帮他们看孩子,于露重新出去找工作,但是于露不答应,非说自己在家带孩子也能赚钱。婆婆就觉得她是满嘴胡言,不仅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而且人品也差。

吃晚饭的时候,婆婆又提出让于露赶紧生二胎,她说:“反正你也没工作,闲着也是闲着,赶快再生个儿子是正事。陈波生了两个丫头片子,所以啊,你可得争点气啊,我们家就指望你啦。”

于露因为有点肉痛,所以显得闷闷不乐。再加上婆婆这么一说,她瞬间感到压力很大,心情也越发沮丧了,她没应声。

陈涛说:“放心吧吗,我们会抓紧的。”

“这就对了。”婆婆露出了笑脸。她给翩翩夹了一块鸡肉,“多吃点,大孙女儿。”

翩翩皱着眉说:“我不要奶奶夹菜,您的筷子不干净。”陈涛瞪了她一眼,“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

婆婆啪的摔了筷子,“嗬,这么小就知道嫌弃你奶奶脏了,这是谁教你的啊?”

翩翩说:“姥姥说的,不要用自己的筷子给别人夹菜,不卫生。”

于露紧张得闭上了眼睛,知道这下子乱子大了。果然,婆婆火气冲天,“就知道听姥姥的,我看她就是成心挑唆我们的祖孙关系呢!根本就是良心没安正!”

说完,她起身离开餐桌,进了卧室。陈涛吼女儿,“以后不许这么矫情,看,惹奶奶生气了吧?”翩翩委屈地哭了。

于露感觉心乱如麻。

3

第二天,婆婆带着一包子于露的新衣服和旧衣服,外加陈涛给的两千块钱满载而归。她要钱的名目向来多种多样,所以于露也懒得去过问,问了也是白问,于事无补,钱照样要一分不少地拿出去。

于露的妈妈身体一直不大好,去年还做了一次胃部手术,而且血压也高,最近下楼的时候,又不小心扭伤了脚,导致腕骨轻微骨裂。而她爸爸几年前因为脑出血去世了,弟弟又在别的城市生活,距离远,所以家里没人照顾她。

于是于露就把妈妈接到了自己家。反正她是自由职业,不用打卡坐班,照顾妈妈自然不成问题。陈涛也很赞成,他对岳母一直都很尊敬和孝顺。

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婆婆不乐意了。她对陈涛说:“看起来你这丈母娘是准备就此在你们家养老了啊?”

陈涛说:“这也没什么啊,老人年纪大了,当然得依靠儿女了,谁家不都这样么?”

“这怎么能一样呢?她有儿子,凭什么在我儿子家长住呢?”

“儿子和女儿不都一样吗?再说,她儿子住得远,两口子工作又忙,根本没时间没能力照顾她啊。”

“哟,”陈妈妈更火了,“敢情这于露不工作,倒是给他们家行了方便哈?那这不就是在坑你一个人吗?这就等于你自己赚钱养活她们母女呢,这可真会算账啊。傻儿子啊,你说说你,是被女人缺着了吗?就凭我儿子,大可以找一个又能赚钱又会生儿子的女人,干嘛守着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啊!”

“妈,你看你说的什么话,跟你说过了,于露有收入的,她写文章赚钱,不用我养她。再说,我们俩感情很好,你别这么说她。”

见陈涛如此维护于露,性格泼辣的陈妈妈气不打一出来,骂他胳膊肘向外拐,说自己白养了儿子,专门给别人做贡献。一气之下,她也夹着包入住到了儿子家,为的就是把亲家母给挤走。

家里的房子不算宽敞,于妈妈和外孙女住一屋。于露婆婆一来,就只能三人挤在一张床上,本来就不大的床,这样一来,连翻身都困难。于妈妈害怕外孙女睡不好,主动去客厅睡沙发。

她几次跟于露提出,要回自己家去,但是于露不同意。她说:“您是病人,她身体健康,怎么能让您迁就她呢?”

于妈妈说:“这毕竟是她儿子家嘛,人家有资格的。”

“儿子家就有资格了?明明是您更有资格才是。我不管,反正您不能走,您的身体还没养好呢,自己一个人在家多危险啊,这事儿我说了算。”

4

因为性格差异以及生活习惯不同,再加上于露婆婆本来就是为了挑事而来,所以两位老人同处一个屋檐下,矛盾摩擦不断。

当然,于妈妈知书达理,比较隐忍,一般不和于露婆婆计较。除非有时候实在看不惯她的做法,才婉转地指正一下。但是婆婆却处处看不惯于妈妈,把她视为眼中钉,经常对她恶语相加。

于露有时候忍不住要向着自己妈妈说几句,于是婆婆大发雷霆,说她有娘养无娘教,居然顶撞婆婆,简直是大逆不道,要遭雷劈的。

于妈妈自己受点委屈倒没什么,但是受不了别人咒骂自己的女儿,所以也会斥责婆婆几句,让她说话留点口德,别太过分。婆婆更加受不了,说她们母女俩一起欺负她,实在太恶毒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家里成天鸡犬不宁的,于露根本都没法写文章了。她让陈涛劝劝他妈,让她先回去。可是老太太倔强得很,根本劝不动。

有一天傍晚,于露去超市买菜,回来的时候,发现婆婆居然和妈妈动起手来。而瘦弱的妈妈根本不是彪悍的婆婆的对手,被她扇了一巴掌,而且顺手推倒在地,妈妈的头磕在了茶几上,被撞破了。

于露赶紧上前去拉婆婆,结果气头上的婆婆顺手也给了她一个耳光,并且骂她,“我儿子怎么娶了你这么一个丧门星,不赚钱不生儿子还带着一个妈拖累他,没见过比你们母女更不要脸的了!”

于露从小到大没挨过打,她受不了。更受不了的是,婆婆居然动手打她妈妈,凭什么?

她气急之下也和婆婆动起手来,婆婆虽然身体壮实,但于露到底年轻,还是占了上风。

婆婆大呼小叫,说媳妇居然动手打婆婆,她不活了,要跳楼。正好陈涛这时回来了,见到这种场面,他顿时也慌了,赶紧上前劝这个安抚那个,忙得满头大汗。当然,对于于露和他妈动手这件事,他十分恼火。

于露更恼火,她妈的脚伤没好,这又雪上加霜,头上还流血了,她的火气冲谁发呢?

对于这件事,婆婆不依不饶,要陈涛跟于露离婚,不然她就死给他看。于露也提出了离婚,经过这一场闹剧,她有些心灰意冷了。

5

令婆婆没想到的是,离婚后,房子归了于露。因为,买房的钱本来大部分都是于露家出的,还有一部分是于露自己的钱。所以房产证上是她的名字。

而陈涛,只出了装修的钱。因为,他的收入并不像他家人以为的那样高,而且一再地资助弟弟妹妹,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积蓄。

一直以来,他为了维护家人的自尊或者说是虚荣,让他们不至于自卑,所以他从未对家人吐露过实情。就像于露认为的那样,他在打肿脸充胖子。而于露也一直在维护他的尊严和面子,所以也没把事情完全挑明。

于露的收入确实比他高很多。她自己做公众号,而且做得挺红火,收入还不错。而陈涛的收入,还不到她的三分之一。一直以来,可以说都是她在养家,因为陈涛的钱,很大一部分都填补给家里了。

于露爱他,所以没有怨言,也愿意放低姿态,为他营造高大的形象。但是,做为女儿,她不允许别人欺负她妈妈,任何人都不行。

终于得知真相的婆婆追悔莫及,她极力想要挽回于露,但是于露不为所动。至少短时间内她不会回心转意。

有时候,孝心也要量力而行,力不从心的时候就要开诚布公地对家人讲明,不要一个人背负太多。

不然往往会葬送了自己的幸福,比如陈涛。而作为女人,一定要尽可能地强大自己,这样才能进可攻退可守,不需要把幸福建立在任何男人身上,比如于露。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