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华尔街操盘手的投资感悟:利用市场的惯性​来赚钱​,没有一个​穷人​

股票投机永远不会消失。大家不希望它消失。警告投机的风险不能阻止投机。不管大家多能干或是经验多么丰富,你无法防止他们猜错;因为意外甚至无法预测的事情会发生,小心安排的计划会失败;惨剧起源于天然灾害或是来自气候,来自你自己的贪婪或是某些人的虚荣心,来自恐惧或是无法控制的希望。但是除了那种你可以称之为天然敌人的东西之外,股票投机必须对付某些作法,或是对付在正常情况以及商业状况下站不住脚的恶行。

《华尔街

你的忠诚让你想报复,你的胆量让你敢行动,你的能力让你能实现愿望。交易之美在于无人为此负责,因为人人都在喝同一种口味的酷爱饮料。

然而,恰恰与热血沸腾相反的是,投资者想要在危机中不受其害,反而大赚一笔,需要的不仅仅是独到的眼光,更需要超出常人的冷静。正如《大空头》中所说:“在金融危机

赌博和投资之间的那条线是人为的,而且非常细。最稳健的投资也有着一定的赌博性质(你在多赚一点的希望中失去所有金钱),而最胆大妄为的投机也具有明显的投资特点(你或许可以拿回你的本钱,还有利息)。或许“投资”的最好定义是“赔率对你有利的赌博”。

现实中存在着一个奇怪但却千真万确的现象:你越接近市场,你越难发现他的愚蠢。金融危机贪婪是应该的,几乎可以算是一种义务。

整个世界都在虚假狂欢,少数的局外人和怪才却独具慧眼。人们总希望有权威来告诉他们如何来选择价值,但他们这样选只是因为这些人看起来很权威,说的是他们想听的话而已。如果一个人没有形成任何成见,就算他再笨,他也能够理解最困难的问题。但是,如果一个人坚信,那些摆在他面前的问题他早已了然于胸,没有任何的疑虑,那么,就算他再聪明,他也没法理解最简单的事情。

尽管凯恩斯认为投资如同选美,需要考虑多数人是如何判断的,但是,在市场的转折时期,有勇气站在市场大多数的对面的,一定是少数。

预言家常常进行预测,但他们却不下注,却要求你按他的预测下注。要想在某些股票上赚钱,必须先承受短期的亏损,因为投资人在负面消息作出恐慌应对的时候,会大量抛售他们手中的股票。常言:“投资收益涨十倍,但是首先可能会下跌一半”。人们说谁的投资做得好,其实是说他对风险赋予了正确的补偿价格。

为什么那么多人沉湎于股市?难道全部是受金钱的诱惑?

不!

潜意识地陶醉于人类“赌性”本能也是很多人滞留于市场的一个重要原 因。追求刺激、惧怕无聊、盲目自信、屡败屡战等“赌性”特征是人性使然,而股市几乎天天波动的“日间杂波”确也提供了很多貌似可以“行动”可以“赢利”的 机会,于是,受制于本能的赌性,很多交易人只是将自己的精力和热忱放在希望能够迅速获利的侥幸心理上,对真正冷静地观察市场,对如何建立能够确保自己稳定 赢利的投资风格、投资策略、投资心理反而关注不多,并往往频繁地情绪性地交易而很难耐心地等待“进退有据”的入场和出场时机。难怪交易大师威廉姆斯说: “我对交易的艺术的兴趣,远远超过对最近一两笔交易本身的兴趣”。

在股票市场,我们碰到最多的问题是诸如“能涨到哪里去”或“能跌到哪里 去”此类的疑问,这些问题或许是不经意地提出的谈资,或许是认真地求索的课题,却常常在实实在在地强化着我们的一些思维,即:市场的未来到底会如何?如何 预测或猜测的未来?现实生活中乐此不疲地探询这类问题的人也如过江之鲫,我们就常常听到有人为某次对市场正确的猜测而引以为豪。这是非常正常也非常可以理 解的思维,为了探询和猜测市场未来趋向的“奥秘”,我自己也不时对市场的未来进行一些猜测,我自己也曾研习过从“易经八卦、紫微斗数”到“混沌理论、神经 网络”、从“星相假说和周期假说”到“波浪理论和江恩理论”乃至正统的“宏观经济预测”等各种各样的千奇百怪的关于预测的知识,当然,这些知识对猜测市场 的走向多少都有帮助和教益,但作为一个职业炒手命题(道氏理论就认为 “日间杂波”是不可预测的),单就“风险管理、心理控制”等这些成功投资的重要因素而言,后一种思维方法会使我们对市场和交易考虑得更为周全,而从我自己 的交易实践来看,若根据前一种思路进行交易,投资成绩可能起伏波动很大,而后一种思维方法所指导下的交易则能够使我持续稳定地赚钱。

预测未 来是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预测市场是投资人的自然欲求,掌握一定的分析方法和技巧、具有一定市场直觉和感受后,我们是能够一定程度上预测市场趋向的,但 是,就我个人的市场经验来看,要持续稳定地赚钱的话,还是要更多地讲究“在不同的环境下做适当的事情”,换句话说,“识别不同的市场态势,根据不同的市场 态势制订不同的交易计划,并以严格的纪律来执行交易计划”对职业炒手而言是一件比预测市场重要得多的工作。

正确的投资方法可以有很多很多,但正确的思维方法却应该基本一致。很多投资人,把太多的时间耗费在前者,对更本质的后者却所思甚少!

我见到过很多成功的投资人,他们尽管风格各异,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都具备“每逢大事有静气”和“进退有据”的心理特质。或许,在股票市场成功,与在别的领域取得成功相比,有着不同的成功哲学

放 弃自己的任何信念,追随市场的信念;放弃自己的任何个人意志,追随市场的意志;放弃任何理论、概念和技巧,根据市场现实的状况厘定分阶段的交易战略、交易 策略并据此交易。就如我们开车,一切都是根据路况和即时的交通状况而定,很少有主观的成见或先验的理论;又如水的行为方式,或潺潺小溪,或水滴石穿,或宁 静湖泊,或奔腾江河,或辽阔大海,都根据各自的具体情形而选择,都安详,都自在。

亚当斯密说:“当我们身处某种范式时,就很难想象任何其他 范式”,禅宗六祖说:“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而对于市场交易,如果想要追求稳步的资金增长,我的体会是:放弃一切主观的成见或希冀,不想自己想要 的,保持心灵和思维的弹性,透过市场语言了解市场的状况和市场的结构,倾听市场所需要的,调整自己的内在结构使之与市场的内在结构相融合,如果整个过程中 出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放弃问题而不试图强求解决问题,如此,金钱的利益将不是唯一的报酬。

初入市场者,难免眩目于市场纷纭变化的数 据和信息,历练数年后,又会困惑于庞杂的分析方法和操作流派。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相似的操作经历和困惑后,人们仍孜孜于各种方法的学习,热衷于追逐市场的 每一次可能赢利。这一半是由于赢利可能性的驱动和诱惑,一半则是人类探索的天性和追求完美的本能使然。

当然,这无疑多少会有一些收益。但是,“真理往前多走一步就是谬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却容易陷入思维的死胡同。

这是因为,正如人类不能探寻出世界的所有奥妙,对应于股市,我们注定了不可能捕捉到市场的每一个赢利。这是哲理的规定或“上帝”的安排。牛顿对“统一场论”的研究也并没有多少结果。

那么,是否我们是要陷入不可知论而停止对市场的探索呢?是否对市场我们就一定毫无作为呢?显然不是。因为,人是有灵性的。我的思考是:“简化,简化,再简化”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好办法。

虽然市场从整体来说绝大部分的参与者是容易情绪失控或者缺乏专业技能的,但确实又存在着一个群体具有足够的理性和分析评估的能力(我称之为成功的少数派)。在市场的大部分时候,投资者都是在一种市场趋势下来回奔波,这种时候‘成功的少数派’往往既不参与这种趋势博弈的游戏对于其他的群体而言就是大手笔——这也很好理解,既然是‘成功的’,自然具有更大的实力。与此同时,趋势经过大力度的释放也运行到了这个方向的衰竭阶段,投入这种趋势的力量也就越来越少,这就越来越无法阻止‘成功少数派’的力量来改变趋势。而一旦趋势改变,新的方向性确立会吸引新的趋势跟随资金的介入,从而实现了股票的价值回归。

那投资者为什么不能在趋势向下保持坚定且在趋势向上保持理性而不去追涨杀跌呢?

科学研究表明,当投资盈利时人的神经活动与瘾君子非常相似;而在人类的大脑短路并且做出愚蠢的选择。

我想知道我会死到哪里,这样我就永远不去那个地方”,现在我们可以知道芒格语言的精妙之处,如果把“我”换成其他多数人,那多少人会感到心中不自在。而作者是直接的,因为直接才有杀伤力,但真相总是无聊的。投资者若想如“像胜出者一样思考”,那必然要具备更强的耐性和更大的理性以及更宽广的视野,因为你不仅要了解自己还要了解别人,最终等待大概率和高赔率的机会,出手必要赢。

MACD指标中的DIF和MACD、DIF和DEA两线,按照其金叉时在零轴上、下的位置,和金叉前是否发生过死叉、死叉发生的位置,有八种形态图形,它们分别是:佛手向上、小鸭出水、漫步青云、天鹅展翅、空中缆绳、空中缆车、海底电缆和海底捞月。

1、佛手向上:

DIF与DEA金叉后,随股价上行而向上,接下来又跟着股价回调而向下。通常是主力洗盘时,股价回调使得DIF回调到MACD线附近后,DIF线立即调头向上,形成佛手向上的形态。此时的均线系统往往是多头排列。

2、小鸭出水:

DIF在0轴以下金叉DEA线以后,并没有上穿0轴或上穿一点就回到0轴之下,然后向下死叉DEA,几天以后再次金叉DEA线,该形态为股价在下跌探底之后,抛盘穷尽之时呈现的底部形态,应理解为见底反弹信号,可择机入市。此时的均线系统往往是空头排列。

3、漫步青云:

DIF线在零轴上死叉DEA线,继续下穿零轴,在零轴或零轴以上金叉DEA。此时的K线形态往往是穿越了、或正在穿越重要的均线。该形态形成是股价在探底回升途中做盘整,也有的是筑底形态,呈上攻之势,应理解为积极介入信号,应果断入市。

4、天鹅展翅:

DIFF在0轴以下金叉DEA线,随后没有上穿0轴就回调,向DEA靠拢,MACD红柱缩短,但没有死叉DEA就再次反转向上,同时配合MACD红柱加长,便形成天鹅展翅形态。该形态的形成多为底部形态,是股价在下跌探底之后,抛盘穷尽之时呈现的底部形态,应理解为主力建仓区域,可择机介入。

5、空中缆绳:

DIF在零轴下金叉DEA后在零轴上运行一段时间后,股价调整、DIF也向下回调,当DIFF调到DEA线的时候,,两线粘合成或几乎成一线。在它们分离并多头发散、形成为买入时机,新的涨势开始。该形态的出现多为上档盘整和主力洗盘所为,股价在上升途中做短暂的盘整后,呈现强势上攻形态,应理解为积极介入信号,果断买入。

此形态和空中缆车的主要区别在于:它不死叉,而空中缆车发生死叉! 相同点是:它们的均线系统往往都是多头排列。

6、空中缆车:

DIFF线在0轴之上死叉DEA线,但不下穿0轴,过几天即再次在0轴以上金叉DEA。该形态的出现多为上档盘整,主力洗盘所为,股价做短暂的调整后,呈现强劲上升动力,可理解为积极介入信号,可果断买入,如能连续放量更可坚决看多。

7、海底电缆:

MACD在零轴下运行一个月以上的较长时间,DIF在零轴下金叉DEA后,两线粘合成一线、数值几乎相等,两线一旦开始向上多头发散,就可考虑买入。0轴以下的海底电缆形态的形成,多为股价在下跌探底以后,抛盘穷尽时呈现的底部形态,这时主力介入,进入压箱底吸货所致,应理解为择机入市。

8、海底捞月:

DIFF在0轴以下产生的二次金叉,表明该股打底完成,开始走出底部,可以择机介入。此时的均线系统往往是多头排列,而股价却又在重要均线下方。

投资策略的问题

即:买(卖)什么?什么时候买(卖)?该买(卖)多少?这3个问题可以浓缩为3个投资的最核心要素,即对象、时机、力度。

套利是证券市场不变的本性。但这就引发了一个悖论:一、股价的波动是可以分析的,因为只要分析清楚了套利存在的机会,也就有把握市场波动的可能。二是市场的波动是不可分析的,因为市场各方若都在进行这样的分析和套利行为,那么,套利的机会就稍逊即逝,几乎不可能有明显的套利的机会可以存在,这样,市场波动的分析也就没有意义了。这一悖论正是市场的有效性问题。比如,我们可以经常看到这样的现象:当信息公开披露时,市场反映迅速,甚至在信息公开前股价就已经有所反映;根据已公开的信息,就很难有可以经常性的、重复性的获取超额收益(即超过市场的平均收益)的方法。如果承认有效性,那么一切证券分析则基本上没有多大的意义了,说股市是个掷筛子式的赌场也不为过;而如果不承认有效性,或者至少对一些人如此,那么几乎等于承认股市可以成为提款机,证券分析方法就成为世间最有价值的东西了。

有效性问题成为股市的哲学问题,是理解股价运动以及建立投资理念和方法的核心问题。任何投资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理念、方法,都绕不开对这一问题的表态和回答。不过,过于狭义的有效性研究对投资来说并没有多大意义。任何成功的投资人都不会承认市场是“随机漫步的”或者完全有效的。有效性现象不过是市场波动的动力和表现形式,或者说表面上的随机波动实际上是更高阶的有序性的表现形式。目前学院派风格浓重的一些机构投资人队伍中一个普遍流行观点是:市场是无法研究的,只有公司是可以研究的。实际上这不过是市场“随机漫步派”观点的延续。以后我们会看到,这种观点及其投资方法无助于对公司价值的评估,也会直接影响到投资理财效果。证券市场上的各种现象并不是孤立的。

正是由于有效性问题的存在,使得对股市的分析和我们习惯的科学分析不同。现代科学大到宇宙、小到基本粒子夸克,都能用具有确定性的方程式来解释和预测其行为(即使是用量子力学方法也是用确定形式的方程式描述)。但股市有效性问题的存在,就使得证券分析的作用产生上述的悖论。或者说,任何基本分析或技术分析,它们都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有作用的。当套利的驱使(特别是伴随严重的情绪因素)达到极致,市场就会被推到极端状态,这样的状态才更加充分地暴露了其相反的套利机会(多空趋势的转换)。只有在这个时候,证券分析才能显示出有其应有的作用。有些人也许出于工作需要,天天都要对市场和公司股价波动做分析、评论和预测,其实是完全徒劳的。

有研究表明,总体看,市场有20%的时候是无效的,而有80%的时候是有效的。证券分析师的作用就在于把握市场那20%的“无效”期,指出价格与价值的背离,指出投资机会或风险。对于分析师来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其实,这正是证券工作不同于实业工作的特点之一。

市场首先一定是有效的。否则我们所有的投资失去了起码的基础,但市场的终将有效与市场始终有效、充分有效有着天壤之别。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市场对于任何股票的定价即使是准确的,也仅仅是反映了当前可见状况的阶段性评估,而远远谈不上对一个股票全生命周期的充分定价。这正是为何可以有怎么多的股票可以在上涨了几倍以后继续上涨几倍,而不是一次性体现在价格内的根本原因所在。

用4毛钱买一块钱的东西”当然是对的,但问题是这个东西是否“值一块钱”往往并不确定,其次市场错得离谱的极端态并不是一个常态,你不可能期望总是得到“4毛买一块”的机会。所以用8毛甚至1块钱买入现在是1块,但随着时间增长它将增值到2块、4块,甚至10块的东西,也许是一个更聪明的选择。而这当然需要足够的商业洞察力,特别是对于长期持有型投资模式(注意这个前提)而言,洞察力和前瞻性一定是最重要的能力,因为在时间拉长后错误已经足够毁灭任何初始的差价。何况,前瞻性本身就更容易让投资人在市场热捧一个股票之前发现它的价值,从而真正不但买好的,而且买得好——如果仔细回查一下,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大牛股都曾经有至少是月计算的无人理睬、价格低廉的时候,绝不像有人抱怨的所谓好公司从来没便宜过,只不过要想抓住这种机会,就需要在市场热捧它之前穿越迷雾,那正是前瞻性和商业洞察力的宝贵价值所在。

在谈安全边际之前,不妨先想想对投资而言最不安全、最大的危险是什么?诚然每个人都会犯错,但犯错的类别和程度是有区别的。大体分为几类:要么是对象判断失误(对企业经营的误判),要么是时机判断失误(对估值的把握),或者兼而有之。

错误的时机可以被正确的对象用时间来抚平(但会拉低复合收益率),如果这之后其还可以维持相当长的价值创造周期,并且也具有很高的成长弹性,那么最终看来这是否算个错误也值得商榷;错误的对象+错误的时机会导致一个严重的错误,但如果仓位控制得力还不致命(但已经可能导致永久性的资本损失)。最致命的就是用大仓位在错误的时机买入错误的对象,那将是一个投资人真正的噩梦(被迫从此退出资本市场)。

所以由此来反向推导,真正的投资安全起码需要三个保障:首先是以投资组合对冲风险,其次是尽量选择正确的对象(即优质的可持续创造价值的企业),最后才是合理的价格。但是考虑到企业判断的复杂性和经营必然的不确定性,价格依然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不过那涉及到对估值的认识,对溢价、折价、泡沫的区分,所以仅仅是“好价格”本身其实也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笔者微信:13175874202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