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甩葱歌》的大火,让初音未来被我们熟知。

这个折服无数宅男的日本虚拟偶像,出道10多年在全球拥有6亿粉丝,身价超6亿人民币,把演唱会开向了全球。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2017年,中国本土虚拟偶像洛天依在上海举行万人演唱会,预售1280元SVIP门票上架3分钟被抢购一空,之后每年都登陆各大卫视舞台。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当我对虚拟偶像的印象还停留在初音未来、洛天依,Vtuber(虚拟主播)已经开始在主播界爆红了。

上个月,日本Vtuber竹花ノート发起众筹活动,有人花100万日元只为获得主播喂奶奖励。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就在最近,Vtuber斗和キセキ的周边众筹达到1400多万日元,超过了所属公司的总资本。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我太落伍了!

从2016年诞生,到2018年年底,各个平台上的Vtuber已超过6000人,市场规模在2018年达到约20多亿人民币,热潮从日本席卷到了中国。

Vtuber作为一种具有相当大市场的亚文化模式,我们对此还一无所知!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从人工智障到百花齐放Vtuber

身穿白色粉色基调的公式服,黑色蕾丝边的手臂套和长筒袜,头戴粉色心形发箍,绊爱(Kuzuna AI)出现了。

2016年11月底,这位美少女绊爱成为首位以Vtuber来命名自己活动的虚拟主播,泛指以油管为平台上传视频或进行直播的虚拟偶像。

首次登场,绊爱就以人工智能自居,虽然都知道她并不是人工智能。

在虚拟性格上,绊爱的表现与普通少女无异,好动、爱玩,乐观积极有不失沉稳,极具独立意识,和真人主播无二。

在视频中也经常会出现各种沙雕操作,以及崩坏的颜艺,给观众留下了极具喜感的印象。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比如,绊爱在《生化危机》系列视频中,用“花Q”回复游戏内“fuck you”的旁白所引起的病毒式传播,“人工智障”的魅力深入人心。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凭借着极具特色的个人魅力,绊爱在油管迅速走红,成为油管订阅数最高的虚拟偶像。

直到今年4月,绊爱在油管上开设的两个视频栏目“A.I.Channel”和“A.I. Games”,订阅数加起来有380多万人,视频总播放量达4亿。

除了油管的栏目之外,绊爱还在推特、INS等网站上开设账号与粉丝互动,发行了写真集,还出演了电视台广告。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里,绊爱的影响力已走出日本,红到了中国和欧美。

趁着这股浪潮,绊爱在2018年成为推广日本旅游“Come to Japan”的宣传形象大使,可见这个虚拟形象的影响力有多大。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随着绊爱的大红大紫,不少人瞄准了这个潜力市场,日本各大集团开始斥资打造自家的Vtuber团队。

2017年下半年,随着Vtuber“四大天王”的崛起,一个属于Vtuber的时代终于到来。

Vtuber四大天王是在油管上最早一批订阅数超10万的虚拟主播,她们分别是:人工智障绊爱、电脑少女Siro、土豪少女Mirai Akari、兽耳狐娘大叔Nekomasu,以及假酒少女辉夜月。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对,你没数错,四大天王是5个人(“四大天王有五个人不是常识吗?”是流行于ACG文化圈的一个梗)。

除了油管、niconico等平台,这些Vtuber也在各种网络平台上进行视频投稿、游戏实况和聊天直播等,并通过各种渠道和粉丝互动。

Mirai Akari是仅次于绊爱的虚拟主播,与虚拟歌姬初音未来有直系血缘关系。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辉夜月是四大天王中出道最晚,但人气上升速度最快的一个,在两周内人气迅速飙升至10万。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电脑少女siro是四大天王这个游戏玩得最好的。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兽耳狐娘大叔Nekomasu是个与外表截然相反,具有“反差萌”的大叔。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每个主播都有各自鲜明而且独特的魅力,在早期吸引了大量观众。

Vtuber平台登录人数从2017年12月的170万人次,增长到2018年5月的830万人次。

如果说2017年是Vtuber诞生的元年,那2018年就是高速发展的黄金之年,四大天王打下的良好基础,让Vtuber开始爆炸式增长。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到2018年中旬,在油管注册的Vtuber数量就已超过三千名,总订阅数超过了一千万。

以猫宫、富士葵、月之美兔为首的另一支Vtuber生力军以极快的速度增长着人气。

比如吃鸡王者猫宫日向、委员长月之美兔在订阅数上早已超过几位前辈。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打赏、众筹,周边、代言广告及演唱会,为了宣传Vtuber(掏空阿宅们的钱包),他们还制作了番剧《虚拟小姐在看着你》,以及今年引入B站的《四月一日三姐妹》。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一开始,Vtuber的热度没有在中国引起太大反响,直到神乐Mea和白上吹雪的出现才改变了这种状况。

神乐Mea自称是来自法国的军服女仆,是第一位在B站开直播的Vtuber,经常在直播中直言“我很可爱,给我打钱”。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因为其见钱眼开的性格,被观众称为“屑女仆”,而她的粉丝自称为“天狗(舔狗)”,在B站粉丝数有33.4万。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另一位白上吹雪在2019年1月底首次在b站限定直播。

明明是一只狐狸,却总被观众当成猫,开播前害羞地躲在屏幕下方。

awsl(啊我死了)的弹幕被白上吹雪发扬光大。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白上吹雪目前在B站的关注数已突破55万,成为B站Vtuber区的扛把子。

国内最早的Vtuber是一位叫小希的少女,小希创造了“见证历史”的时刻。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之后在各种直播中的《战斗吧歌姬》虚拟偶像团,算得上是业界的高水准了。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据CA Young Lab发布的统计数据,日本Vtuber到2022年预计将达579亿日元。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虚拟的形象,真实的灵魂

“她不是真的,但也不是假的”一位日本网友向欧美网友这样解释Vtuber。

唱歌跳舞、讲笑话控场,三句一个梗,五句一名言,这些个个奇才的Vtuber并非完全虚拟。

在屏幕前的虚拟形象后面,其实都是真人扮演。

Vtuber以虚拟形象为主体,通过面部、动作的捕捉,声音处理等技术,实时传输到3D或2D模型上,让虚拟人物“动起来”。

借助社交媒体、视频网站、直播平台冲撞次元壁,让Vtuber成为有自己生活、脾气、想法的“人”。

而在屏幕后面佩戴电子仪器的人被统称为“中之人”。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除了为坚守人工智能的设定而否认“中之人”的绊爱,Vtuber并不介意被知道“中之人”的存在。

至于虚拟形象的声音,既可以由直播本人“配音”,也可以通过声音合成软件,将声音转码为某种特定的音色。

所以屏幕上的萌妹子虚拟主播,也可能是个抠脚大汉。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而狐叔Nekomasu直接以未经过处理的大叔本音说话,用的却是萝莉的形象,可以说是Vtuber圈中的异类了。

他在一开始就直接道出了“中之人”的感受,在直播中谈论在便利店打工很辛苦之类的话题,意外地很有人气。

在真人直播中,没有人会愿意看一个找不到工作的中年男性谈论自己在便利店打工的辛劳。

可一旦经过萝莉的形象,同样的内容就能因为“反差萌”而变得喜闻乐见。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和真人偶像一样,这些Vtuber身上都有清晰的“人设”。

比如以四大天王为首的绊爱,以超级人工智能自居却常常表现得像个智障,粉丝也乐意接受她这样的设定。

Mirai Akari是一名拥有一套别墅、处于失忆状态的少女,同时还是一位十足的NEET(家里蹲)。

在众多新诞生的vtuber新星中,没有亮点是无法爆红的。

为了吸引眼球,Vtuber可能是会三国语言的美少女。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被家暴的主妇。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玩《口袋妖怪》的老奶奶。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还有,穿着白背心短裤,邋遢油腻的秃顶大叔。

这位名为“田中好男”的新晋VTube作为新人出道仅一天,推特上就获得了1W+的关注,十分惊人。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甚至可能只是一匹马。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观众虽然可能因为外表被吸引前来,可如果只有光鲜亮丽的外表与设定,但中之人无趣、企划内容糟糕,观众的新鲜感很快会消退。

真正让人着迷的一定是她们外表之下有趣的灵魂,自由自在与大家敞开心扉的交流。

在这个百花缭乱的背景下,VTuber很难以一个设定就脱颖而出,很难说设定就是“主卖点”。

通常VTuber吸引观众的,还是外貌、设定、性格等等要素的集合,每一个要素都是吸引力不可或缺的构成部分。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其次,还有内容与互动形式的新颖,和独特的想象力。

例如在2018年12月首次发布视频,设定是20岁,大学2年级在读的樱美尤娜,她的直播方式与其他Vtuber有很大不同。

她通过24小时不间断的直播展示自己整整一天的行动和状态,与许多年轻人一样,樱美尤娜闲着没事也会玩手机。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有意思的是,在她玩手机的同时,她的油管直播间和个人推特,都会出现她给网友发出的留言,就好像是在实时互动一样。

实际上,“24小时不间断直播”的樱美尤娜,并不是唯一采用新奇的手段来进行内容创作的Vtuber。

2018年2月开始在网络上活动的鸠羽嗣,就曾依靠各种透着一股“都市传说”的奇怪视频来实现圈粉,甚至还在网络上衍生出了许多与之相关的传言和阴谋论。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相比于传统的二次元偶像,这种双向互动正好打破了虚拟偶像和观众之间的次元壁。

可以看出,Vtuber与粉丝之间的互动方式其实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虚拟偶像/主播会是未来主流吗?

Vtuber兴起后,“ガチ恋距離”一词也随之流行,意思为“与爱慕对象隔着屏幕的距离”。

这种距离也意味着“隐私和安全”,现实中不敢直率表达的情感可以放心地在与虚拟偶像的互动中得到宣泄。

“永远不会变老”、“永远不会有绯闻”、“永远表里如一的纯洁可爱”。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阿宅们向往的现实偶像不可能拥有的优点,都在二次元偶像身上都得以实现。

Vtuber在商业逻辑上的思路,与很多真人网络主播极其类似。通过直播或者短视频积累人气,流量变现。

依靠广告植入、商业代言、衍生品销售、线下见面会、音乐发行、动画出演、电视节目等将角色人气实现进一步的商业变现。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Vtuber重合了偶像、传统直播和视频,大多数Vtuber在各个领域都有所涉及,这些活动内容和一般的主播不会有很大的区别。

不同于真人主播,除了传统的直播间礼物(或打赏)之外,Vtuber本身的二次元形象更加契合周边产业。

比起真人主播,Vtuber的疲劳线也要平缓得多。

Vtuber因为有灵魂,有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价值观和人际关系,让它们在二次元爱好者中产生强烈的文化与情感认同。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以前我不能理解那些打赏女主播的人,直到Vtuber出现后,我理解了。

受够了三次元的苦,去二次元寻找陪伴和安慰不是很好吗?

在现如今的年轻人中,二次元“御宅族”的比例越来越高。

线上的各种动漫、游戏,线下的漫展、cosplay活动,二次元经济正越来越好做。

有公开数据显示,到2018年,国内二次元用户规模突破4亿人,其中90后用户占比超过60%,00后占比近20%。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看直播的用户,年龄在26~30岁的人群占39.6%。并且呈现出年轻化的发展趋势。

热衷二次元的群体和直播观众群体高度重合。

即便如此,二次元依然是小众,而Vtuber更是小众中的小众,传播度很有限。

现在国内Vtuber才刚刚起步,鲜有人关注,除了B站,Vtuber能活动的平台可能也就抖音了。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虽然Vtuber的数量很多,但能出名的却很稀少,这点也和传统主播行业十分相似。

一个虚拟偶像生成的技术投入达上千万,内容产出,如一首歌的歌曲制作需要近百万。

而如果让虚拟偶像走出直播间去参加节目、举办演唱会等,成本则更高,虚拟偶像的成本完全不亚于现实偶像。

视频也不主靠视频受益赚钱,还是靠接广告和打赏,哪怕是在油管也难以支撑起一个团队,国内就更不用说了。

行业比较知名的,还是日本Activ8、ENTUM、Hololive、彩虹社几家公司。

Vtuber未来一两年在国内能不能形成风潮,目前还不好说。

这个爆红的人工智障,带动6000个虚拟主播,吸金20亿

你对虚拟主播怎么看?

你会供养虚拟主播或虚拟偶像吗?

欢迎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