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医保的外地打工者,遭遇了车祸 | 三明治

原标题:没有医保的外地打工者,遭遇了车祸 | 三明治

采写 | 江豚

编辑 | 坏狗

本文编辑自每日书

上个月,每日书作者江豚用写了一位上海的钟点工阿姨:《做钟点工十年,因为不识字我不敢给客人家烧菜》,引起很多读者的共鸣。

今天的文章是小韩阿姨的另外一些故事,讲述了她为什么从老家安徽来到上海,以及心存侥幸没有交医保,却遭遇了车祸。

1

我是小韩阿姨,今年四十一岁,从安徽池州来上海做钟点工十年多了。离开家的时候儿子七岁,女儿还不到两岁,现在儿子读高二,女儿读初一。

我每年只有在春节时回家一次,待五天左右。想孩子了,以前是每周打一次电话,现在是每周微信视频,但这两周,女儿一直不肯接我的视频,以前她总是第一个抢着要看视频,要和我说话。

出来打工的最大动力是想挣钱给孩子们读书,不想让他们以后和我一样只能做纯粹出卖力气的活儿,但是这样长久的分离,孩子们似乎疏远我了。

我每周六休息,但上午、下午分别有一家钟点工的活儿。如果和两家客人说取消一次做卫生,再请两天假,可以匆匆的回去两个晚上,见见女儿和儿子。犹豫了好久,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回家的打算,因为太费钱了。算上来回的路费,回家后给孩子们和公婆买衣服,买日用品,走时肯定还要给家里留下两三千块钱,估计五千块都不够的,也许要六千块,这是我一个月天天干活完全不休息的收入。再过两个月就过年了,我还是坚持住,等过年时再回去吧。

这样子的内心挣扎在过去的十年中发生了无数次,大多数情况下我都狠狠心不回去,但随着儿子、女儿的长大,他们对我的感情也就在这样的牵挂和狠心中有点变淡了。

儿子出生那年我24岁,这个年龄生第一个孩子在我们农村不算早。结婚一年多还没有怀孕时,婆婆几乎每个月都要问一次,村里人走进走出也总好像在看我的肚子。

我个子小,力气小,地里的重活儿都干不了,只能在家里做做家务,没有任何的收入。公公婆婆在家种地,一年到头,收的米、油,种的蔬菜也就自己家里吃吃,老公跟着他的姐姐姐夫在江苏那边的船厂做电焊工,挣钱还可以,但他从来没有主动给钱给我花,或者给我买东西。

儿子出生了,全家都开心得不得了,老公上面有三个姐姐,他是唯一的儿子,现在有了孙子,公婆说话的语调都是上扬的,在村子里和人打招呼声音都格外响亮一些。

刚出生时做月子,房间里的灯暗暗的,宝宝吃奶睡觉都好好的,谁也没觉察他的眼睛有问题。等我做好月子抱他出去晒晒太阳时,发现他的左眼的眼珠好像覆盖了一层白色。我一下子懵了,因为我妈妈有白内障,没想到儿子居然也遗传到了。

有年腊月二十七,那天老公从打工的地方回到家里,我想让他陪着去给孩子和自己买点过年的衣服、鞋子。老公先是说累,要在家里睡觉,说第二天再去。到第二天的时候,他又说村里有熟人叫他打牌,已经约好了,那天他打牌到很晚回来,输了钱,还喝了酒,把家里老小都吵醒了。

到第三天腊月二十九,我说今天一定要去了,不然孩子过年也没有新衣服穿,

“要去你自己去,我今天还要打牌。”

“那你能给我些钱吗,我身上没钱。”

“我也没钱,我打牌总不能不带钱去吧?”

“你打牌要紧,还是孩子买衣服要紧?”

“你不要孩子孩子的,不就是你自己想买衣服吗,你一年到头也不挣钱,地里活儿也不做,你就是个没用的,儿子眼睛又不好。”

我已经忘记后来还吵了什么,这样的吵架内容每年春节都要重复,儿子女儿在床上哭,公公不说话,婆婆过来说,“你们不要吵了,你要打牌就赶紧走。”我一边哭一边拦在门口,老公把我推到一边,打开门出去了。

我愣愣地扶着门框好一会儿,再走回房里抱抱女儿,拍拍儿子,给他们找了点饼干吃,哄他们不要哭。当时我心里的想法就是,我一定要自己去挣钱,去给儿子女儿买衣服、买鞋子、买文具。

下午我收拾了一些衣服,跟婆婆说我去姐姐家过年了,过完年直接去上海找事情做,家里两个孩子就靠婆婆照顾了。婆婆说那你等过完年再走呀,我觉得根本不想等,不想等他晚上回来再睡到一个床上,哪怕雪再大,孩子再哭,我也只是想要离开。

2

我现在有一份固定的写字楼保洁工作,每天早上6:45开始,到14:30结束算一个班,每周六休息一天,一个月2800元,从下午两点半开始到六点钟,算半个班,仍然是周六休息,一个月1200元,加在一起是四千元。

这个写字楼在延安路靠近江苏路地铁附近,一共有两栋楼,楼里的公司各式各样的,我做的楼层有一个律师事务所,还有一家化妆品公司,平时上班的人比较多,进进出出的人也多,刚刚拖好楼道,电梯口就脏了,电梯这边拖干净了,卫生间台面又变得湿哒哒,卷纸也是一个上午就能用完两卷,需要赶紧更换。那些轻松的楼层,办公人员少,一天也用不完一卷纸。

就算楼层的卫生状况还可以,我也不能随意休息,靠墙站一会儿也是违规的,如果被巡视的领班看到,可以直接上报扣工资。

自从两年前来这里上班,我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力上有些吃不消,上班时间长、强度大,比之前的两份工作累多了,但工资是第一份工作时的两倍多,所以我还是想坚持做下去。

保洁公司的四千元工资打在卡里,我几乎不会用到,积累到一万块就到银行存成定期。平时的手机费、房租、水电费、换煤气罐子的费用在800元以内,买菜做饭加上各种生活用品不到800元。

我从来不在外面吃饭,晚上回来再晚也要把第二天的午饭烧好,周四,周日去丰庄回来晚,我还要把晚饭带着,下班后快速地吃好再去。我每周买一次肉放在冰箱里,经常烧红烧肉、肉圆这样带饭方便的荤菜,素菜就七八点回来时在菜场买,那时候基本都收摊了比较便宜。

我现在租住的房子是这片地方最后的钉子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房东会签字拆迁。因为是钉子户,房租就特别便宜,整个房子是一千多块钱一个月,是二房东租下来给我们的,我付五百元,住在二楼朝南面的房间,烧饭在楼下进门的过道里,用煤气罐的。晚上可以把电瓶车搬到过道里。前面一次住的地方电瓶车放在屋外,每天都很担心丢掉,幸亏也没丢。

洗澡的地方是房东后来加的,在楼梯的下面,上面有个淋浴龙头,连着电热水器,可以把水接在桶里或者盆里洗澡,洗完要把水倒出去;洗脸刷牙都是在过道里洗菜的水泥池子里;卫生间没有下水,没有抽水马桶,公共厕所在路口拐弯的地方。

大门外还有个水笼头,洗衣服时要把洗衣机推出去,才能接上水,排水就直接排到路上,我只有洗厚衣服和床单被套时才用洗衣机,平时衣服是拿塑料盆手洗的,洗完就挂在自己房间的窗口。

这个房子和我刚来时租的第一个房子几乎是一样的,都是房东自己盖的私房,一开始可能只有一层,一间,然后往上加了二层,再加了三层的阁楼,楼梯是木头的,一人半宽,特别陡,前面人爬上去时,后面人只能看到他的脚就在自己头顶上,半个鞋后跟露在楼梯外面。

我在第一个房子里住了七、八年,来来去去换了很多邻居,只有我一直没搬。房租从一开始的三百多块,涨到最高时七百块,再到要拆迁时,人搬进搬出的,二房东就收我五百块。

听二房东说,那家真正房东以前也是一大家子住着,后来有钱了就买房搬出去,但一家三代的户口都还在里面,等到拆迁时,发了一笔大财。

这个附近正常的一室户的租房价格差不多四千块一个月,我每天都很担心,如果这个房子没得住了,再也找不到一千块钱以下的房子的话,我就不能在上海住下去了,挣的钱只够租房、吃饭和日常开销了,不能够存钱下来的话,我只好离开上海了。现在就是能住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

今年9月份的时候我换了一个新手机,2899元的华为,这是我单独为自己花过的最大一笔钱。以前的手机是中山公园那个客人不用了送给我的,还能够用,但是内存已经满了,里面有很多我每年回家时拍的儿子和女儿小时候的照片、视频,我想一直保留着。

新手机拍照效果太好了,我拍得最多的是律师事务所前台每个星期更换的花,还有熟悉的客人家里养的绣球,茉莉,三角梅,还有她家的热带鱼。她家的绿萝是我送的,是化妆品公司的女孩子们养了不好了给我的,我找了玻璃牛奶瓶重新养起来,带到她家,有时候化妆品公司的保洁阿姨会送给我快要过期的面膜、面霜、护手霜,我也会带了给她。

新手机下载电视剧也特别快,我喜欢看武打剧,也喜欢看城市生活剧,电视剧都是同事发给我的,我只要点一个地方就可以看。同事还帮我下载了支付宝,我可以在蚂蚁森林里种树,但我不敢开通支付功能,能量聚集就非常慢,还好可以收集好友的能量,目前我有了23845克能量,树长到了中等大小,每天看着能量增多,小树长大也是一件事情。

跟以前在家里的日子相比,这样每天不停地干活的生活很累,但是也很自由。

希望现在住的房子能晚点拆迁,希望以后还能租到我能负担的房子,希望我不要生病还能在上海再做十年,希望那个时候儿子和女儿都能读完大学找到工作过上好日子。

3

上班时大家经常讨论要不要交公积金,因为是外地农村户口,在上海只能交三险一金,但是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情愿不要交,感觉自己随时可能离开上海,将来回老家也不可能用得上交过的养老金和公积金,交了也是白交。

家里现在也在推广农村新农合医疗保险,我因为长期不在家,没有办。心里想了很多次应该办,也没舍得请假回去,就这么一直拖着。不知道自己将来老了做不动了,回到老家能依靠谁。现在攒下来的钱都是为了给两个孩子读书,其实也不知道够不够。

我在第一家公司做的时候,公司一开始是按规定交的,给我们办一张医保卡,里面每个月有30块钱,可以在医保的药房里买药,也可以买肥皂、手套等劳防用品。

后来公司被外包出去,就可以自己选择交还是不交,不交话的每月发200元。我也跟着大家选择了不交,想着还是拿现钱可靠,虽然也怕万一生病了,有个医保比没有好,但还是存着侥幸心理自己身体好,不会生病,用不上医保。

天不遂人愿。

周一,我像往常一样骑着电瓶车从镇宁路转到武宁南路上,过康定路时我这边是绿灯直行的,刚过到马路一半时,猛然觉得车后面被拉拽了一下,车子失去平衡,“啪”地倒向右面,人也跟着倒了下去,右胳膊着地,右脚被压在了电瓶车下面,包和饭盒也散落在地上。稍微回过神来,就觉得右手、右胳膊和右脚像针扎一样痛。

原来是有一辆轿车从对面左转弯过来,他没有等这边直行的车过完就转弯了,速度稍微有点快,挂了我的助动车后面。警察很快就来了,察看了我们各自的情况,当场就认定对方司机全责,警察让我去医院检查,检查完再约时间去交通事故科处理。

我去离家不太远的中心医院,拍片子,没有骨折,但是右脚脚背的地方有轻微的骨裂,脚面也有软组织损伤,手臂和手肘处也是软组织挫伤,医生清理了伤口,涂了消毒液,配了消炎药片,包扎了右脚的伤口,让我回家后把右腿搁起来,千万不能用力。

医生给我开了三天的病假单,说三天以后再去复诊看情况。我给领班打电话请假,领班说休息可以,但是活儿会安排别的保洁阿姨去做,我休息时的工资也要扣给帮我做的人。公司里请假一贯都是这样的,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我右胳膊下拄着拐杖回到家里,先煮了一点面条吃,把楼下的东西都收拾好,再一步一步地挪到二楼房间里,躺到床上,打开手机,想着要不要告诉老公被车撞了的事情。

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平时没空想的事情,我还是给老公发了一个语音,说我被车撞了,脚上骨裂,不能去上班了,还要去事故科处理,我不认识字,怕到时候什么都看不懂。过了好一会儿,他回了一条语音说,

“最近上班的活儿很多,请不出假,不行你让你姐姐来照顾一下。”

自从我来上海打工,老公只来看过我一次,就是孩子们也来的那个暑假,呆了一个晚上,陪了孩子和他妈妈一个上午,吃了午饭就走了。

如果我不主动打电话或者微信给他,他也绝不会联系我,就好像世界上没有我这个人。过年回家,我用自己的钱给孩子和老人买东西,他说我乱花钱,还让我把钱给他,我不同意,他就吵闹,甚至要动手,不是公公婆婆拦着,我肯定打不过他。

我也使劲地和他吵架,说他不照顾老婆孩子,自私,没用。我的钱大多存在上海的银行,过年回去以前带几千块,现在基本是带一万块钱。

前年过年他说要买车,让我把存的钱取出来给他,我想不通为什么要买轿车,家里在农村,孩子上学接送都是公公开了三轮电动车,去县城买东西也是公公的电动车,车后面搭了篷,雨天都能用。村里老人平时都开这样的三轮车。

那些在外面打工挣了钱的人家确实有买车的,村里的车也一年年多起来,老公应该是看到别人家有,觉得不买辆车好像就属于混得不好的,没面子。

不管我怎么反对,怎么不肯拿钱出来,到三四月份的时候,老公问他姐姐姐夫借钱买车了,车子买回来他就开到船厂上班的地方,但从来没有开到上海来看过我,不会来问我平时要不要带东西回去,过年要不要接,他大概是觉得车子我没有出一分钱,当然没资格坐一下。

我想过过年不回家,想过离婚,但两个孩子没法放下,如果过年不回去,村里人就会说闲话,说不知道你在外面做什么。

孩子一直是爷爷奶奶在照顾,我心里是觉得亏欠了他们。但如果留在家里,一个月收入一千多块,根本存不了钱。现在他们两人都在池州市里的学校读书,租住的房子一年一万多,学校里午餐、校服、文具、课外班,每一样都是钱堆出来的。

儿子高二,女儿初一,如果两人都读大学的话,我还要再做八、九年。只要他们能出来读书,再苦再累我也是愿意的,我这辈子没能上学认字,如果不是来上海做钟点工,绝没有可能见到这么多人,这么多事,也不可能存到给孩子读书的钱。

如果女儿考不上高中,只能出来打工,然后嫁人,生孩子,她的孩子也会和她一样,不能常常见到妈妈。

想到这里,我就越发懊恼怎么会被车撞了,平时都是千小心、万小心,就怕生病了耽误干活儿,骑电瓶车过马路时也是左看、右看,一定要等到绿灯时才慢慢过去,怎么就能被车撞了呢。

我打了个电话给熟悉的东家,想让她帮助出出主意怎么办,她说,你今天先不要签字,把对方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来和他谈谈。

第三天,东家打电话告诉我说,肇事方还是坚持一切都按照流程来走,根据事故处理科贴在墙上的农村户口赔偿标准来赔,我无法提供税单的收入保险公司不承认,他也一分钱都不肯多出,我们不愿意的话就走法律程序。

她的声音里透露出无奈,好像因为不能帮到我而感到自责。我道了谢默默地挂了电话,不知道能做什么,别人撞了我,是他全责,但他有保险公司来赔偿,法律上就是这样规定的,他不需要多出一分钱。

我被撞了,我没有错,但我要承受疼痛,影响工作,损失钱。我是在下班路上遇到的事故,但因为没有交金,得不到工伤保险的赔偿,公司也不想为我的事情多费周章,他们随时随地可以再请一个阿姨代替我。

租房子的二房东和另外一个老乡说,你就不该打电话给什么客人,这种事情,她是个女的能有什么用,还不如我找几个男老乡调解的时候一起去闹,或者找到那个小老板门上让他赔钱。我想了想,说,算了,我不想惹事生非。

脚背的伤口持续了三个星期才收口,结痂,消肿,勉强可以穿鞋,但不能特别用力。领班打电话来最后通知我说,下周一再不去上班的话,他们就要重新招人了。东家给了我一张两百元的哈根达斯冰淇淋券,让我上班第一天时悄悄地送给领班。

我又恢复了正常的上班生活,甚至于偶尔会想,还好只是轻微的骨裂,还好没出什么大事,老天对我还是好的。

*如需转载请联系明仔(ming30s)

本文编辑自每日书。那些不说憋屈说了矫情的难言情绪,让每日书来收集,点击了解,点此了解详情,或联系咨讯三明治明仔(ming30s)。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