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视频​规模达2016亿,龚宇:今年内容付费收入将超越电影票房

文/程梦玲 编辑/津平

2018年内地票房以609.76亿的成绩收官,同比增长9.06%,但对比2017年增长率下降了4.29%。

前不久2019年全国电影票房;前三个月观影人次总计为4.77亿,较上年同期(5.61亿)减少了8400万,下降幅度达到15%。

另一方面,2018网络视频的《大蛇》冲破了5000万的单片票房收益;爱奇艺方面,总分账较2017年增长34%,破千万分账金额的影片达25部,《灵魂摆渡黄泉》分账金额破4500万。

除此之外,2018年冲奥佳作《你给的仇恨》从北美院线上映到爱奇艺线上独播不足半月时间,实现了从国外院线到中国娱乐平台的无缝衔接。

“2019内容付费收入将会超过电影票房收入”爱奇艺创始人互联网电影主题论坛上,分析过往数据做出了这样预测。

如此看来,视频平台付费内容的大爆发,似乎真的是院线电影增长停滞的症结了?

1

视频平台是丰富了电影行业,

而不是挤占赛道

从1895年诞生至今,电影业已经走过了124年,如果从2004年Google行业才发展了15年,而其中被视为越来越威胁院线电影的网大只发展了5个年头,然而从2014年底到现在为止,其产业规模已经达到几十亿。

为什么网大会增长的如此之快?

龚宇分析平台流量提到:“网大诞生之前,视频平台中电影的流量,多一半来自海外的电影,并且这些海外电影绝大部分并不是好莱坞的新片,而是来自于片库;可来自国产影片的这少一半的流量中,绝大部分却都来自于国产的新片,国产电影的片库流量占比非常低,很多国产片大家就是凑个热闹,过后不想看了。”这流量比例说明,院线电影的式微并不能怪在网大崛起的头上。

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李捷在论坛给出了同样的看法,“我不认为需求会疲软,从来都是供给跟不上。”他举例道:“最近上映的《复仇者联盟4》,票价卖到了1000元一张,可影厅还是全部都坐满,所以说观众不是不想去电影院,只是因为市场提供的影视内容让他们觉得不值得买单。”所以如今电影市场的衰退,缺乏优秀的作品才是根本原因。

而网大的诞生是为电影市场提供了创新模式,相比传统影视,网大具有可选题材类型更多,制作周期的“短、平、快”,制作费用相对较小等优点,起初的投资规模几乎都在百万元以内,但却能实现高收益,例如成本28万“超级网大”《道士出山》收益达1500万。

这极大激发了圈内影视从业人员的创作激情,在2016年,网大数量暴增至2271部;2018年,有媒体前去横店做影视寒冬调查:年初尚有150多家影视剧组拍片,9月底剩下30多个组,但是剩下剧组中,80%都在拍网大。无论是是数量上,还是类型上,网大都在为电影市场做扩充。

而从观众层面来看,即使前期的低成本、快制作为网大贴上了“low”、“低俗”的标签,但从网大的分账金额还是在逐年上升,这也侧面说明着网大确实在填补着市场上观众的观影需求空白。

但这并不意味着网大在挤占院线电影的赛道,华谊兄弟CEO王中磊现在的观众很容易也很方便判断哪一类电影要去电影院观看,例如沉浸式的,一起流泪的;哪些适合在互联网上静静地观看,例如看故事和演技的。”传统电影和互联网电影在相互补充,也让整个电影行业变得更丰富。

2

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在内容上互哺

事实上,除了丰富整个电影行业,近年来越来越规范化的网大也与院线电影在内容上开始互哺。

经过2016年野蛮生长的网大,在2017年迎来拐点,开始向“精良制作”转变,至此网大也开始将目光投向了一些经典的影片IP改编上,而也已经开始有公司向网大市场输入海外影片IP的改编权,例如在北影节爱奇艺网大开放日上,狮门、HMC等都带来了多部海外经典影片IP的改编权寻求合作。

影视大市场上来看,历年来影视剧翻拍层出不穷,虽然褒贬不一,但确实是一条走的通的模式,如今将经典影片以网大的模式重新制作,实现老电影的“再就业”也未必不可行,如若翻拍得当,老影片IP为网大提供内容素材的同时,也增加了院线影片版权营收部分。

另一方面,因为可选择的题材类型更多,制作体量和投资更少等优点,网大可以大胆的进行创兴,而一旦制作出爆款,这种在小成本试错中产生的网大IP也会有登上院线的可能,例如由慈文传媒和爱奇艺联合出品的网大《哀乐女子天团》就已经拿到了龙标。

一旦实现从网络电影向院线电影输出的突破,已经拥有一定粉丝基础的网大IP或许也将会成为院线电影的素材来源之一。

3

票房+互联网,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

除了在内容上的互哺,收益上也在向多赢商业模式发展,而接下来如何走好这一步,是传统院线以及视频平台都在积极考虑的。

首先来看院线影片的现有营收模式:票房+卖互联网版权收入,但是当前电影市场上卖互联网版权的收入占电影公司的收入还不到20%,电影公司的收入还主要来源于票房,这就造成电影公司对对档期、排片太过注重,近年来市场上节假日档期中影片扎堆、类型内容同质化,竞争压力大以及拍片不规范等乱象也都因此而出,影响整个电影市场。

“基于互联网生态系统和全产业链,院线电影除了互联网版权售卖,还需要探索更多的互联网收入模式。”龚宇讨论如何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时指出:“例如游戏上获得的回报不俗,但却很少有电影这么做。”

其次,行业的营收思路也需要转变,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之前分享过一组数据:美国电影产业在院线的市场大概是100亿美金,院线后的市场(平台或者卫视上)大概是院线市场的1.8倍。但在国内几家视频平台加起来,电影市场的表现也只占到整个中国电影票房规模的20%左右。

这说明国内电影院线以及院线后市场叠加,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而如何实现收益最大化?最主要的是从传统的单纯追求票房的最大化转变为“票房+互联网”,龚宇市场的生态发展带来更多商业回报和新的展望。

而未来电影从院线到视频平台的形成规范化流程,电影市场势必将形成一片新格局。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