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尸比挖钻​赚钱​?年薪千万,挖1根百万,背后黑手是这位中国大妈

文/金错刀频道 张一弛

在世界上极寒和极热的两个地区,存在着两个极其残暴的行业。

每年夏天,一群 “挖尸人” 走进西伯利亚荒芜人烟的冻土森林。

不过,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会收获毫无价值的尸骨,只有20%左右的人才有机会挖到让他们一夜暴富的一根骨头——猛犸象牙。

包装好的猛犸象牙通过黑市流往国际市场。

黑市上,保存完整的猛犸象牙收购价可以飙到520美元,象牙是7美元,而到了中国则变成每公斤3000美元到上万。

这400倍的利润,足以让人丧心病狂:

为了这场豪赌,有人压上全部家当,借了贷款,一个夏天可能一根也挖不到,但他们清楚的知道:如果在那两个月里,只要挖出1根猛犸象牙,自己就是百万富翁了。

让这些人有了畸形暴富梦想的,不是别人,是一位年近70的中国大妈,杨凤兰。

这位中国大妈,一手支撑起横跨亚非两大洲的走私

1

臭名昭著的“象牙女贩子”,

14年来走私象牙1900公斤

杨凤兰在非洲有三个身份:翻译、餐馆老板、走私中介头目。

1970年左右,杨凤兰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成为那个年代中国第一批斯瓦西里语专业毕业的大学生。

毕业后,杨凤兰到坦桑尼亚让她很快认识了一大批当地人。

援建结束后,她刚回到了国内没多久,就赶上了坦桑尼亚开放对中国投资的机会,这次她又回到了非洲,开始了创业。

她租下一个汽车站的旧厂房,开了当地第一家中国火锅店,北京饭店。

很快,这家饭馆就成为当地最成功的一家中餐馆。

来源:非洲华侨周报

到了2012,杨凤兰已经成为坦桑尼亚中非商会秘书长。

她在坦桑的华人高层圈子中混的风生水起,俨然一副中国海外成功女商人的形象。

但一家餐厅已经满足不了杨凤兰的欲望,她发现,坦桑尼亚大象数量多,那时中国富豪又痴迷用牙雕来炫富。

饭馆挣钱太慢,走私象牙肯定是要比做普通的生意来钱要快得多,于是接着餐厅老板和中非商会之便,杨凤兰成为了是非洲象牙偷猎者和中国买家之间一个重要的走私中介。

这个中国大妈简直是黑白通吃,明面上跟中非公司高层保持密切关系,背地里给犯罪集团购买武器和汽车,执法部门对她的走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015年的时候,杨凤兰就曾经被逮捕过一次。

但谁都没能撼动她象牙女王的地位,庭审屡遭拖延,好不容易开庭3次,结果三次全部因为证据不足,无法定罪。

气焰滔天的杨凤兰十余年内秘密走私了706枚象牙,成为了目前非洲规模最大的象牙走私犯罪集团之一。

2

一年只工作两个月,

挖出的象牙95%都销往中国

走私到中国的象牙,一部分出自西伯利亚的挖尸人之手,一部分出自非洲的偷猎者之手。

先说挖尸人。

在温暖的土壤里,骨头会在十年内腐烂。但是在永久冻土层,巨大的骨骼,一旦被冰封,就能保存数万年之久。

但是,猛犸象牙开采难度和破坏程度都难以想象。

挖尸人平时生活非常艰苦,住在简易的窝棚里,夏天再闷热,也必须穿着特制的服装,身体一旦裸露,蚊子就像瘟疫一样扑来。

为了能找到地下的猛犸象牙化石,挖尸人制造出这样深入地底的隧道,四周洞壁象花园里的土壤一样松软,随时可能出现塌方。

每一个偷猎者都会背着一个水泵,用高压水流来冲击永久冻土层。

但就是这项艰难的、非法的、赌命的工作,却能让他们从500美元的月薪,变成千万年薪,要是能在两个月内挖到一根完整的象牙,收入能达到上百万,其他的300天,完全不需要工作。

象牙是会让人上瘾的。

中国的商人和收藏家们,一旦接触到了猛犸象牙,发现它的干涩和苍白不够满意,就会更想拥有细腻温润的现代象牙。

远在非洲的偷猎者就开始工作了。

为了拿到完整又值钱的象牙,必须把深埋在头骨里、最粗的牙根部分也取出来。

这根新鲜取下来的象牙,超过三分之一是沾着血的。

3

当河道里都是鱼尸,

当大象选择不再长牙

无论对于挖尸人还是捕猎者来说,这都一场豁出全部身家性命的赌博,而为了赚钱,他们就如同赌徒一般,都赌红了眼睛...

这些猛犸猎人寻找象牙的方式有很多种,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用削尖的木棍在冻土融化的泥地上戳,戳到硬物就开始挖掘。

后来他们发现,这种方式能够挖出的象牙越来越少,于是就发明了这种用高压水枪冲刷裸露的地面寻找象牙的方法。

这种暴力式的挖掘给当地的水系和生态系统带来了严重的破坏性,地表留下一个又一个大坑,河道被污染,河里漂着大量死鱼。

非洲的偷猎者也不手软。

2014年,非洲发生了一件极其残忍的猎杀事件:

一只叫萨陶的大象,因为体型强壮,长着一副几乎可以触摸到地的巨型象牙,每根象牙重量都超过45公斤,被人称为象王。

为了保护这世界仅存的“象王”,当地政府把萨陶带到了肯尼亚国家公园生活,派专人照顾,并且有“保镖”护身,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一睹它的芳容。

偷猎者怎么会放过这根如此优质的象牙?

萨陶死掉的时候,被毒箭射中,在寻找了几天几夜后,最终它的尸体在其经常出没的水源附近被发现——偷猎者为了拿走象牙,将萨陶整个面部残忍的挖掉。

2014年5月30日,萨陶的结局变成了这样。

于是,大象开始通过一些“变异”的方式进行自我保护。

在东非的戈龙戈萨国家公园里,许多幸存下来,已经十分年迈的老象身上都出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很多都没有象牙。

在南非的阿多大象国家公园里,很多大象也不长象牙了。

21世纪初,生活在公园里的174头母象里,没牙的比例竟高达98%。而在其他诸如赞比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等地,也都出现了大规模母象不长牙的现象。

即使长出了象牙,也不如原来那般修长和光滑。

有研究表明:那些从偷猎者手中幸存下来的大象象牙明显更小,而这一“体征”还被遗传到了下一代身上。

正是因为偷猎的猖獗,大象为了生存而产生“变异”。

直到上个月,狡猾的杨凤兰才被绳之以法,她要付出1300万美金以及15年的自由作为代价,来偿还她夺去的400多投大象的生命。

不断搜集杨凤兰的证据,把她送进监狱的人,是位南非环保人士Wayne,曾经把2000多名大象偷猎者送进了监狱。

不过,在Wayne乘坐出租车时,歹徒将他硬生生拉下车后,朝着他的头部开了2枪之后,掏空所有钱财,逃离现场。

那一天,被称为动物

象牙是象身上最坚固的部分,它被赋予了风水学上的特殊意义:能辟邪、招财、镇宅。在中国,他们被加工制作成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其中,最受欢迎的是观音像。

商家所谓的猛犸象牙不杀生、环保根本站不住脚,一旦接触到象牙,就如同接触毒品一般上瘾,从数量上来说,数亿万的交易量,让象牙已经成为除毒品之外,全球最大型的走私物品。

而这其中,全球象牙的最大消费国,是中国。

在中国的市场上,象牙制品的地下走私和贩卖依旧猖獗:从公开销售,到熟人交易,从整根象牙售卖,变为一块块的切片,化整为零悄悄销售。

从挖尸人、捕猎者到走私集团再到商家,暴利一环扣一环,象也一头接一头倒下。

难道我们这一代,真的要让陆地上最大的哺乳动物

参考资料:

新京报

发现澳大利亚

《西伯利亚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