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笑得停不下来了怎么解, 讲个笑话吓唬一下!

小说:笑得停不下来了怎么解, 讲个笑话吓唬一下!

孙划直接被吓呆了,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好!

“小静啊,有你这么调节气氛的吗,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慕容嫣然不愧是有不少社会经验的人,面对这种情况,中文系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几句话就将局势玩转过来了。

而文静也好想意识到了自己话语间有问题,在慕容嫣然救下了场之后,很乖巧地道了个歉不在说话。

这才像是文静嘛,这样乖乖地多好啊!孙划心中暗暗想道。慕容嫣然很不看好孙划与吴军,对两人有很深的成见,当然不会多话,而孙划压根就没有说话的欲望,一个劲地吃着饭,留下吴军尴尬起来,吴军想活跃一下气氛,可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

吴军自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不禁有些流汗,想了半天,就给众人讲着笑话,不过,孙划文静慕容嫣然三个人显然不是跟吴军一个世界的,众人听着吴军讲着笑话,纷纷吃着自己的饭,剩下一概不管。

而孙划也从这件事上得出了个结论,想要靠讲笑话追女孩子是个很憋足主意。

吴军见几人一点不甩自己,很识趣很无奈地低下了头,停住了话,埋头吃起饭来。

吴军感觉一筹莫展的时候,其实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对于文静来说这种文静不爱说话的女孩来说,其实并不用太多话的交流,安安静静地一起吃个饭就是最好的促进感情的选择。

文静因为之前说错了话太尴尬,于是一直埋头吃饭,而且吃得很快,一不小心就呛到了,文静趴在一边不停地咳嗽,慕容嫣然想过去给她拍拍背,但是显然有人快他一步。

孙划温柔地拍了拍文静:“干嘛吃那么快啊,下次小心点儿”语气极其温柔,脸上还带着几分微笑与关心。

文静听到孙划地声音,抬起头看着一脸关切表情的孙划,心中温暖极了,开心得不得了:“谢谢!”文静笑道。

“好一点了吗?”孙划关切地问道。

“嗯!”文静点了点头,直起身体,继续吃饭,不过脸上多了点东西,是微笑!

吴军见到这一幕,第一反应就是,有问题,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这两人一定有问题!

慕容嫣然见此一幕,心中不禁吐槽:像你这种人也会关心别人吗?怪不得小静整天为你说话,原来是被他的表象迷惑了,我是一定不会让小静被你欺骗的,我迟早要揭开你的真面目,让小静认清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哼!

吃完饭,众人分别,分别是,文静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仍是一脸微笑,可能已经定型了吧,吴军想道!

文静跟慕容嫣然回去时,路上有对面走过来的人,众人跟文静慕容嫣然交汇过之后,纷纷都炸锅了,这个说“你们刚才有没有看见,文静校花对我笑啊!天啊,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有人就不愿意了:“那明明是对我笑好不好,别自作多情了好不好!”

“你们都垃圾吧倒吧行不行,净在那吹牛比,文静校花明明是对我笑的!”一个明显的东北学生用明显的东北味话粗犷地说道。

对于文静校花神秘的微笑众人争吵不休,议论不止,到最后都没有争吵出一个答案,也没有议论出来一个结果。

慕容嫣然偶尔看了一下文静发现她正在傻乎乎地笑,过了一会,慕容嫣然又看了一会,发现文静还是保持那个笑容不变。这个丫头不会……慕容嫣然有些想都不敢想。

不会的,一定是小静听了吴军的笑话才这样的,像孙划那么差的人,小静怎么可能去喜欢他呢?慕容嫣然心中想到,显然心中对孙划已经偏见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愿意相信文静喜欢孙划。

“小静啊,你傻笑什么呢?”这样下去可不行,会笑出事的,慕容嫣然开口说道。

“啊,有吗?”文静傻笑着问道。

“额”慕容嫣然对文静彻底无语了!

“哦,我刚才突然想起吴军讲的那个笑话就想笑。”文静刚才只是脱口而出问了一下,发现问题之后,急忙编了个憋足的理由。

这个答案也正是慕容嫣然想要答案,听到文静的话以后,慕容嫣然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小静,你不要笑了好不好,笑多了老的很快的。”慕容嫣然说道,用老得快吓唬文静,毕竟女孩子都不想自己昭华早逝吗!

可是这个办法并不作效,文静依旧在那傻笑,而且文静也说话了:“不行啊,我忍不住!”

慕容嫣然见吓唬不奏效,继续说道:“小静啊,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个同学,看电影的时候看到一个特搞笑的剧情,结果硬是笑得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后来给送医院去了,你说搞笑不搞笑?哈哈哈哈!”慕容嫣然说完还很配合地狂笑起来。

不过这个方法挺管用,文静听了以后终于不笑了,而是一本正经地问道:“嫣然姐,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骗你的了,哪有人会笑成那样啊!”慕容嫣然微笑着说到,轻轻拍了拍文静的头,像一个姐姐哄自己小妹妹一样说道。

“哦,嫣然姐,你怎么这么坏呢,总是编故事吓唬人家。”文静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道。

“我要是不吓唬你,你这个就笑得停不下来了,那还得了。”慕容嫣然说道,表示很无奈。

“哦”文静乖乖答应,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笑了这么长时间。

吴军跟孙划一道回去,一会看了看孙划一会看了看孙划,搞的孙划又是浑身不自在。

“喂,你怎么了,怎么又是这个样子?”孙划忍不住问道。

“没事啊,你跟文静大校花关系不错啊!”吴军从旁侧击,套着孙划的话,一样能问出一点有用的信息!

“哦,还行吧,我们是一个高中的,而且是三年的同班同学。”孙划漫不经心地说道,孙划还以为他是想了解更多关于文静的事情呢!

“就这些了?”吴军再次问道,显然对这些答案并不太满意。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