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创投行业从资本驱动转向产业驱动

原标题: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创投行业从资本驱动转向产业驱动

近日,北京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2018投资界年会举办间隙,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这么谈论过去两年共享单车等行业出现的盲目烧钱扩张现象。

熊猫资本2015年成立,由李论、梁维弘、李心毅和毛圣博四位合伙人共同发起,是专注TMT行业早期机会的风险投资机构,投资阶段覆盖天使轮到B轮。李论是摩拜单车B轮投资方和董事会成员。

用消费的角度来关注出行和金融领域

李论认为,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一个很大动力是消费。他表示,熊猫资本在看出行、金融项目时,是通过消费的角度来衡量,今后也会继续看更多消费领域的项目。以出行领域为例,李论介绍,“现在城市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出行支出占比不低,在北京这样的城市,一个年轻人每月的出行支出应该在2500-3000元。”

李论认为,当包括作为社会公共资源的地铁、公交等出行需求已经被满足之后,目前出行消费领域内的解决方案需要被整合得更好,让大家的出行更便捷。他表示,“我们当时投摩拜,是把它作为一个短距离的交通消费补充式来考虑。”

消费行业的变革也为上游的生产领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现在消费者对于商品的多样性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像以前一个拳头产品可以吃几十年。”李论表示,“消费企业需要考虑怎么通过技术更好地感知到这种变化,发现更细分的人群,更好地去服务目标用户。”他还补充道,“技术在柔性生产方面也能做出大量的贡献。原来商品需要大规模生产的原因是只有规模才有效率,但现在的科技手段能够满足小批量生产依然有很好的经济效益。我们已经看到这个市场有大量的这样的标的物出现。”

资本用力过猛是一个发展阶段的必然现象

谈到在共享单车等行业中盲目烧钱扩张的现象,李论表示,“资本的初心是好的,只是有时候用力过猛。”他又补充道,“但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发展阶段中必然会出现的现象。”

李论认为,风险投资的发展趋势分为三个阶段,认知驱动、资本驱动和产业驱动。

最早的移动互联网变革到来的时候,是认知领域挣到钱。李论介绍,能最早意识到这种变化给各种行业带来的机会,就能挣到钱,但这种认知可能你发现了12个月以后,整个市场都知道了。 过往3到5年是资本堆积现象最严重的阶段,即资本驱动型。李论举例称,比如大家知道一个打车的业务一天有2000万单,大量资方都会开始计算它大概是什么收入规模和利润水平,算完账之后,投资就变成了一个倒推的过程,即如果这是个将来能达到500亿的公司,那么我200亿进、300亿进都不算贵。

项目的路径、模式相对是确定的,最后投资就就变成了资本驱动型。李论表示,“每一轮的变化周期到达这一步的时候,都无法避免走入这个阶段。”

2017年后,创投圈开始谈产业。李论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大规模的东西被资本驱动、改造完后,现在到了技术和资本一起浸润到每一个行业里去做改变、升级的时候。

李论表示,技术变革的循环依次是认知领先、资本领先、再然后是看行业资源。这样所有的产业整体完成一次升级后,就等待下一次技术的浪潮把各行各业再往前升级一次。

李论说,“我们内部有一个标准,就是我们希望当资本用力过猛的时候,你投的项目不要对世界产生伤害。比如说你的确过猛,但都补贴了白领生活,大家多打打车多叫叫外卖,生活变得更好一点,这样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年轻基金的投资策略需要兼顾现在和未来

李论认为,任何时候投资策略的制定都跟两件事分不开,一是外部环境,二是自己所处的发展阶段。他表示:“我们熊猫是一个年轻的、规模没有那么大的基金,当整个资本市场遇到寒冬的时候,我们的口袋没有那么深。”

“以红杉的规模和全球化的视野,它足以找到那些穿越时间周期的,等到下一个十年的项目,但我能够完全像红杉一样去等吗?我不可能,因为如果我等,我这个基金可能已经没了。”李论说,“所以每家基金都要结合自己的情况来看。”

谈到熊猫资本,李论表示,首先是明确整个经济发展的阶段,挑出一到两个有机会的产业,深扎到产业里去,结合自己的所处的阶段把产业做好,同时在基金里依然有一部分去配置那些长期的、在未来有长远价值的项目。李论称,“作为一个基金管理者,最根本的一点是兼顾现在和未来。现在要解决活下去的问题,未来要解决长期活下去和活得好的问题。”

本文已获得澎湃新闻授权转载

澎湃新闻记者 承天蒙

孙扶

更多原创行业干货、投资人洞见欢迎关注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