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潮州,被欠钱是怎样一种经历?

原标题:在潮州,被欠钱是怎样一种经历?

我叫李老猴,卖茶的。

中秋长光伯在我这拿了些茶叶,到现在还没结账。年终岁末,我找他要钱,他居然说上次帮我画像没收钱,还说要不就拿长光里的头条来抵债。

请问这画的是我吗?

长光伯说他也被别人欠了不少钱。他说他已经记下了潮州大部分电线杆的位置,打算实在不行就要去贴海报讨债。

要说长光伯还是很幼稚!贴电线杆有人看,办证治暗病那些骗子早发大财了。

讨债这事情还是得看情况,今天霸个长光里的头条,来讲些欠钱的故事,当是抵掉阿伯的部分欠款。

一、死了六回的力伯

李老猴的茶罐插画

力伯比我大七八岁,不知道他名字的人以为他叫“六伯”。我们从十几岁认识,一直到40多岁他去了广州,就少了联系。

前些年,突然来了一小伙子,说是力伯的儿子。一见面我就觉得这人和力伯长得像,又讲了很多力伯和我的往事,便觉得假不了。

他找我是来借钱的,说是力伯得了癌症,需要动手术。钱数不多,念及旧情,我就借给了他。小伙子也爽快,写了借条,还留了电话。

半个月后,小伙子又打电话来。听声音很悲伤,说是力伯手术失败,去世了,钱一时还不上。我听了心里很难过,跟他说钱当是我给他,有困难就告诉我。

大概一年后,有一次在老城区岳伯亭市场那里。突然一个人叫住我,我一看差点没吓死。这人就是力伯

我说:“你不是……”,

“嗯,死了!”没等我说完,他先回答我,

“死了六次,三次癌症,两次车祸,最近一次是食物中毒。”

原来他儿子烂赌,欠了一屁股债。无处可借,就盯上了我们这些久未联系的朋友。

我问他现在他儿子怎么样了?力伯说“死啦!”说这话,你真觉得老头心都死了。

被欠的钱当然没要回来。

像这种连爹妈都拿出卖的人,你怎么讨得回来。

所以,赌鬼和吸毒的人的钱,千万是别借,借了你就当做公益。

二、欠数买贵物

李老猴的茶罐插画

买茶卖茶,也常有欠数。

很多茶商,喜欢压茶农的钱。拿这一摊货,才结上一摊的钱。以前茶没这么好卖,有些茶农老实,一年到头,赚的钱好些都写在账上。

好几年前,我有一认识的茶农叫老蒂,就被一李姓的茶商欠了钱。一年一年下来,总有几万尾数结不清。眼见那姓李的换了车买了房,老蒂心里很窝火,但也没什么办法。

老蒂手上有一条“群体”单丛很不错,每年都供给姓李的。有一年产量不高,行情却不错。老蒂就想拿这条茶作要挟。

李老板上门拿茶,他老是推托,想让对方结清了尾款再给茶。谁知拖了许久,姓李的也不再提拿茶的事。

后来老蒂一打听才知道,那姓李的不知去拿找了条假货,冒充老蒂的“群体”卖了一波。搞得很多老茶客都骂老蒂的茶越做越烂。所以说,无赖这种物种,一般人是猜他不透的。

实在没办法,老蒂只能想些老实人的心思。此后每次姓李的来拿茶,他都卖比别人贵一些。这样三年五年下来,老蒂自己算了一笔账,觉得抵了对方欠的钱,便从此不再做他的生意。

这种老实人遇见无赖的讨债的方法,当然是不聪明的。但那姓李的后来没拉什么好下场,因为不止老蒂,很多茶农知道他品行,都要他现钱结款,而且价格也没得商量。

这事倒是给那些有钱不还钱的人提个醒,老实总久哉!

三、出世遇着饥荒年

李老猴的茶罐插画

前些年,有很多深圳的公司来潮州淘一些特产做礼品。

比如说,到彩塘弄个普通的不锈钢保温杯,搞个礼盒装上,定价就是七八百。一开始我不相信这东西能卖出去。后来才知道,大部分都是一些外地政府或大型国企委托礼品公司来采购的。比如开个什么会,做纪念品,一采购就几千份。

我有一朋友就搞过这生意。当时是找我去凤凰拿的十几块钱的茶头,再去枫溪找厂起模做个瓷罐,弄个盒子。成本顶多几十,一转手就卖上千。

不过我这朋友说,你别看很暴利,分到他手里其实不多。因为太多“中间商”赚差价。礼品公司,单位负责采购的,负责招标的,负责财务的、负责审计的,还有各级领导等等等。

不过,好景不长。八项规定一出台,很多政府的订单做一半直接就被砍掉了。我朋友回头找搭线的礼品公司要钱,之前还称兄道弟的业务员直接人间蒸发,几百万的款项收不回。留下一大仓库那些不知所谓的礼品,一文不值。

听说“猪在风口也能飞”,只是得看是什么风,碰上这种歪风,一下子停了,摔死都难说。这种债,坦白说,真不知该算谁欠的。

四、借钱总是要还的

李老猴的茶罐插画

说实话,人活一世,借钱欠钱的事有时候也难免。

我读书的时候,进城里就住在我一个远房的堂叔家。他家住着个老人,跟我们不同姓,但叔叔家的人都喊他吕同志。

堂叔说,这人是他邻居,因为参加抗美援朝断了条腿,落下残疾。作为复原军人,又负过伤,政府很是照顾。

我堂叔小时候家人丁多,有赶上困难时期,一家人常常是忍饥挨饿。

每逢月中,还在读小学的堂叔就会被我老妗指使去和邻居借钱。等到月底香港华侨寄钱来,再还回去。然后到了下个月中又再去借,如此往复。

堂叔说,借钱很丢人。小孩子,常常在门口踌躇。而往往这时,吕同志会招呼他进屋,把已经准备好的钱给我堂叔。如若遇见他家刚好有客人在。他还会把钱放到斗笠或别的什么东西里,不动声色地让堂叔拿走。

这样不知借了多少年。有时五元,有时不止,有时准时还上,有时没有。吕同志从不来讨,也从不和谁说起。再后来,堂叔家的孩子长大了,生活也好了。倒是吕同志越来越衰老,加之无儿无女,日子也过得困难。

于是堂叔耍性把他接到家里照料。周围的人不知道借钱的事情,都觉得堂叔心善。也有很多人觉得堂叔是不是贪吕同志那间公产房。

堂叔倒是看得开,老人后来在他手上送的终,说起来我堂叔也去世好些年。

在穷苦的日子里,老人家把借钱还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说白了,那是可以救人命的。而我们潮州人,有时候又把脸面看得比命还重。

救得人难处,更照顾了脸面。也难怪我堂叔要念吕同志的恩情。

现在的人,大概觉得借来的钱不还,也不会致人性命,所以赖了也就赖了。更重要的是,脸面这东西,很多人似乎也看得没那么重要了。

可人生借来的东西总是要还的,只是看以什么方式罢了!这句话,我觉得到今天还是有道理。

我是李老猴,我是卖茶的。既然长光伯欠我钱,我打算把这号出租来给大家,比如专门发布讨债的贴,大家觉得如何?我觉得这生意,估计比卖茶好赚。欢迎留言评论。

◆ ◆ ◆ ◆ ◆

食茶拼长光

天王老子都不当

长光里新春装【凤凰单丛茶】

正式上架

春节将至,我们为茶叶换上了喜庆的新衣。包装虽变,情怀不变。

依旧送上老猴叔的茶签诗(点击认识这位大叔),让你每一口茶都喝得明明白白。

依旧有幽默清奇的原创插画,让你脑洞大开。

依旧是翻山越岭为您探寻到的性价比极高的优质茶叶。

现在购茶满250元

还送价值60元绿岛·青岚地质公园门票一张

凤凰茶?乌面贼

专注原创,独家视频

xiao518583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