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凤:家里人曾劝我别接触网络 上面都是骗人的

罗玉凤:家里人曾劝我别接触网络 上面都是骗人的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罗玉凤

时间真可怕能吞噬一切,眼看又到年底了,这么算下来也在美国四年了。眼看就要到春节了,今年依旧不能回家,只能打电话和他们问候,有时总感觉亏欠他们的,很想念他们。

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离异了,我和母亲还有继父一起生活,这样的日子自然不太好过。十六岁,我初中毕业,母亲问我读高中还是读师范。我说还是读师范,师范学费便宜。这样的答案也是母亲想要的,毕竟家里的情况摆在面前,我心里是有数的。母亲也私底下跟我说过,供得起高中也供不起大学。最后因为学校英文专业已满,只能读个中文专业。学校和专业的不顺心使得我在学校里非常的孤僻,除了看书,我基本上不愿意和师范的同学交往,我觉得他们不可能理解我。

从师范学校毕业我顺利拿到了教师资格证,这就意味着我可以去教书了,这就是我的饭碗,我要靠这个养活自己。身边的很多同学都教书去了,只有我还坚持继续读教院。在这个期间我学会了上网,我和家人说网络有多么神奇、多么好,却被家人说:网络都是骗人的,你不要不务正业了,要想想怎么赚钱,你不清楚家里供你已经很不容易了吗?当时我要是听家人的话不再接触网络,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

在我辞掉老家的教师工作选择到上海的时候,家里人都觉得我疯了。但是我还是去了上海,到了上海我就傻了,没想到外面是这样的,专科生在这根本没有竞争力,招聘都是要招本科生的。我根本找不到工作,在上海还要活着,每天都在想吃什么便宜,剩的钱还能坚持几天。为了省钱,我曾经一天就花2块钱,最后发现在超市当收银员门槛低还稳定,我就去家乐福当了收银员。曾经很长时间没和家里联系,家人都担心我出了什么意外,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意外,只是话费太贵了,我承担不起这部分的费用。即使到了这样的境地,我也没想过回老家,就算死也要死在上海,不是我贪恋上海的繁华,以我这样的收入是不可能享受到上海的服务的。我就是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了,如果就这么回去了,倒是应验了当时家里人说的那些话。

就这样在上海勉强活着,就算发生什么事也不敢向家里求援,每次打电话的内容也都是些报喜不报忧,一是怕家里担心,二是怕让我回老家。后来我选择了去美国,不为其他,只为自己的梦想。我刚到美国时,房东对我说美甲是美国最轻松、最赚钱的行业。夏天一个月能挣五六千。于是我就相信了。就开始做指甲,结果到现在也没赚过五六千,并且这个行业并不轻松。理论上说,月薪五六千只对大工而言。日薪120,小费100-120一周工作六天,的确能赚到五六千。像我这种级别的小工,想轻松去白区,想赚钱去黑区,顶天一个月四千,还累个半死。白区店轻松是轻松了,一个月也就两千多块。要赚钱,还有“冬天做大工,夏天做小工。冬天做白区,夏天做黑区”的讲究。哪里赚钱哪里去,不过人也累死了。美甲业是我接触的所有行业中入职门槛最高的行业。我虽有大学学历,脑子聪明。但在这个行业真还是满艰难的。每天工作累不说,要再到挑剔的客人简直想骂人。不过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也不会后悔。

我能有今天的知名度,不得不承认我是靠“炒作”出名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害过谁,也没有少交过一分钱的税。现在也是靠自己的劳动挣钱,这一路走来有很多的嘲笑声与骂声,不过我都不在乎,我也不愧对谁。最近看到中国电信取消长漫费,想起了前几年的那些经历,当初在上海连新手机都买不起,还要用二手的,现在强势的运营商也降低了资费,真是时代变了。

现在的我在纽约的唐人街过得很好,没有人在乎我的出身和背景,我活得也很舒服,不用背负什么压力,也有稳定的收入。

——————————————————————————————

关注微信公众号天天有钱订阅号或搜索微信号:youqianlcs(长按可复制)

服务数十万微信股民,制造牛股分析平台。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