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股东多数决扩股引进战略投资,股东优先认缴权限制行使!

原标题:最高院:股东多数决扩股引进战略投资,股东优先认缴权限制行使!

作者:初明峰 刘磊 北京市中银(济南)律师事务所

裁判概述:

有限责任公司已通过了有效的股东会决议为引进战略投资者而进行增加注册资本,其中有股东因战略投资者进入而放弃认缴新增资本,此种情况下公司人合性应让位于公司发展,其他未放弃股东对该部分并不享有优先认购的权利。

案情摘要:

1、大林公司、益康公司、亿工盛达公司、捷安公司为黔峰公司的四个股东。

2、黔峰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决议内容是为引进战略投资者尽早推进公司上市发展而进行增资扩股,该决议得到大林公司、益康公司、亿工盛达公司共计91%股权的支持并且该三公司放弃认缴新增资本,但捷安公司(占股9%)对此表示反对。

3、捷安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法院支持其在三公司放弃认缴新增资本范围内有优先认购权的请求。

争议焦点:

捷安公司在三公司放弃认缴新增资本范围内是否享有优先认购权?

法院认为:

关于股份对外转让与增资扩股的不同,原审判决对此已经论述得十分清楚,本院予以认可。我国公司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其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直接规定股东认缴权范围和方式,并没有直接规定股东对其他股东放弃的认缴出资比例增资份额有无优先认购权,也并非完全等同于该条但书或者除外条款即全体股东可以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所列情形,此款所列情形完全针对股东对新增资本的认缴权而言的,这与股东在行使认缴权之外对其他股东放弃认缴的增资份额有无优先认购权并非完全一致。对此,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会完全可以有权决定将此类事情及可能引起争议的决断方式交由公司章程规定,从而依据公司章程规定方式作出决议,当然也可以包括股东对其他股东放弃的认缴出资有无优先认购权问题,该决议不存在违反法律强行规范问题,决议是有效力的,股东必须遵循。只有股东会对此问题没有形成决议或者有歧义理解时,才有依据公司法规范适用的问题。

即使在此情况下,由于公司增资扩股行为与股东对外转让股份行为确属不同性质的行为,意志决定主体不同,因此二者对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要求不同。在已经充分保护股东认缴权的基础上,捷安公司在黔峰公司此次增资中利益并没有受到损害。当股东个体更大利益与公司整体利益或者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与公司发展相冲突时,应当由全体股东按照公司章程规定方式进行决议,从而有个最终结论以便各股东遵循。

案例索引:

(2009)民二终字第3号

相关法条:

《公司法》

第三十四条 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或者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

第七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

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实务分析:

为充分保护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特点,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对外转让,法律赋予其余股东的优先购买权;同时公司一般的增资操作中,现有股东有优先认缴权。但是,公司为发展而引进战略投资者时,其引进投资者的目的往往不仅仅是资本的需求,附随着对战略投资者其他资源优势的引入。通过增资的方式将战略投资者确认为新股东加入公司,需要事前股东会三分之二以上资本多数决通过,因此在战略投资者增资加入过程中,其余在股东会决议中持反对票未放弃优先购买权者,也不得在增资引入过程中继续保留行使优先认缴权,该优先认缴权的否定并不构成对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的破坏。笔者认为本文援引案例的裁判精神值得推广!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