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茜:不要轻易说“好演员的春天来了”,当真的人会受伤

文 | jin、LU

“不要轻易说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坐在窗边,演员王茜的记者说道。

“很多一直在等待机会的演员听到了,会激动、满怀希望,若结果并非如此,那就太残酷了”。

在王茜看来,演员是一个太过被动的职业,。

《天下无诈》是国内少有呈现新兴犯罪——网络电信诈骗”

作为《天下无诈》的制片人、主演,又曾经扮演了刑侦剧《重案六组记者对王茜进行了专访。

从一无了解到精通摸透

《天下无诈》和王茜的四年不易

2015年,公安部相关负责人找到王茜,提到其他类的刑事案件数量在逐年下降,而网络电信诈骗的案子数量却在逐年上升,因此想把宣传和预防做在前面,问她是否有意向筹备一部反网络电信诈骗的剧。

当时,王茜一度有些犹豫。

原因比较现实:

一是,她对电诈并不了解,不知道反电诈这种题材该怎么写该怎么拍;

二则是电诈案一般都属于“非接触犯罪”,与传统刑侦剧直接通过证据点对点抓捕嫌疑人不一样,这类案子受害者与嫌疑人不存在任何关系,而且也不是点对点式的犯罪,写出来的故事可能不如其他刑侦剧那么惊险刺激,观众会喜欢看吗?

不过,当她上网搜了一些关于网络电信诈骗的报道,发现案件之多、犯罪手法之恶劣,甚至很多人因为受到这种诈骗而自杀时,她觉得自己有义务、有责任来拍一部剧,提醒大众

“当开始筹备时,我才发现比想象中还难。网络电信诈骗本身就是一个新兴的诈骗手法,关于这种题材的影视作品基本没有,在写剧本的时候,我们就遇到了难关:作为编剧来说,有来源有故事有矛盾冲突才行,这个题材的剧本到底怎么写?”王茜回忆道。

幸好,公安部给《天下无诈》剧组开了绿色通道——他们可以到全国十个反网络诈骗。

他们联系了原《重案六组》的编剧,又找来一些新的编剧,一起开始“下生活、下基层”,从点滴开始了解网络电信诈骗案件。一边了解案件,一边采访办案警察,一边梳理人物关系和人物设定,用了一年多时间,慢慢把戏撺起来了。

2017年5月,《天下无诈》开机。剧组秉持严肃认真、“不消费公安文化”的理念。

而要尽可能写实地呈现电诈案,就必须对其中的信息流、资金流和人员流进行深入了解。

“反电诈主要就是从这三方面入手。信息流即犯罪分子是如何通过电话、短信流出后,汇入了二级、三级等等不同等级的卡里,最后再由车手取走;人员流则指一个电诈案子每个环节上的人,有人扮演银行职员、有人扮演警察、有人扮演法官等等,每个环节都有分工明确的人担任某个职责。”

这种犯罪行为有非常明显的特点:非接触性犯罪在心中充满正义感的王茜看来,也是一大重点。

这是和从前的刑侦剧完全不同的犯罪手法。王茜认为一定要通过艺术的表现手法,把这些过程全部展示出来。

很多人看到电诈受害者,都会觉得比较可笑,觉得怎么就会受骗呢?实际上这种犯罪行为并没有我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这类案件类型非常多,分了7大类,48种小类,100多小种。但是这么多种类,全部都是需要双方(施害者和受害者)配合完成的,不到汇出款那一刻,犯罪就是未完成的,属于犯罪未遂”,王茜说道。

虽然我们表面上只能看到受害者汇款、施害者收款,但是中间实际上有无数的灰色地带,“每个人都在装聋作哑,每个人都在走擦边球,都不觉得自己在犯罪。”

整个链条上,有写剧本的、搞培训的、招募话务员的、做车手的,有太过庞大的人员网络参与。并且,这类案件钱款的追讨难度也非常大,“钱一经汇入,立刻被拆分成无数份进行分发,几乎无从寻回。”

从2015年到2019年,《天下无诈》经过了难处多多同时又很充实的四年,从对电诈一无了解到摸头其中的脉络和核心问题,离不开王茜及其团队对行业剧专业性的追求。

采访、热爱、扎根,行业剧方法论三步

▲▲▲

以《重案六组》中的季洁成为国民演员,近年来挑战过警察、律师、医生等各种职业,王茜可谓行业剧的老手。

在此次《天下无诈》的制作过程中,为了保证行业剧的纯粹性,王茜及其团队也决定少涉及“爱情”方面的内容。

对此,王茜这样解读,“我们既然拍的是一个行业剧,就不想拿爱情来凑,不能打着公安的外衣搞爱情故事。破案就是要严肃认真,《天下无诈》靠逻辑、推理和经验,来呈现公安的真实办案过程。我们整部剧节奏非常快,很多人说上个厕所出来就连不上了。那是当然的,如果节奏太慢哪能叫刑侦破案剧呢。”

话及此,王茜也刹不住深谈的欲望,她向第一剧集(diyijuji)。

首先,要舍得花时间,“要有时间去采访,下生活,走基层,了解行业的真实面貌。”

比如,同样是刑侦剧,《重案六组》中的刑警季洁飒爽英姿、聪明果敢,但是《天下无诈》中同样作为团队Leader的朱西宁却没那么犀利,反而比较温暖,“这两个角色其实都是从还原真实的警察工作状态来考虑的。”

电信诈骗的时候,也会束手无策,表现得很焦虑,他们也是从头开始学习新的网络电信知识,再结合经验来破案,““包括成立反诈中心这个事情,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想到工作会这么重,也没想到会这么凶险。”

因此,朱西宁”

其次,对行业有热情,“要喜欢这个行业,热爱这个行业、以及行业里的从业者。”

第一剧集(diyijuji)》大结局时,女主马赛去世,很多观众表示非常可惜非常痛心。

王茜对此反应有些激动,她拿出手机,指着一个样貌靓丽、多才多艺的姑娘问道,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吗?“她就是马赛的原型”。

马赛,只是很多平凡的警察的缩影,代表了这个行业中很多年轻人的状态——他们年轻、漂亮、活泼,但是一工作起来非常职业化、非常严肃认真。

生活是真实而残酷的。和平年代,牺牲最多的就是公安干警,“平均一天一个”。

王茜的话,其实恰恰验证了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因此,既然选择了做刑侦题材,做警察行业剧,我们就不想表现得太平庸,希望观众能记住这种难受的感觉,知道警察的不易”,换句话说,少做一些危害社会的事,降低这些公安干警牺牲的危险性。

最后,要精准地把握行业特色,再集中力量去体现这种特色。

“一定要扎根下去,深入挖掘,才能找到体现某一行业最准确的特点。写爱情剧太简单了,我们更喜欢有挑战的工作(笑)。”

其实,每个行业都有其特殊性,比如医生、警察、律师等职业都非常有趣,有时候为了拍一部行业剧,搜集很多资料,比一些干了一辈子的人对行业了解都多,“好像我这一辈子做了很多职业的感觉(笑),非常有意思,而我们一定要把这种特殊性展示出来。观众是来了解这个行业的,不是来看家长里短谈恋爱的。”

王茜坦言,只要条件允许,她想一直把行业剧做下去,“有机会体验那么多有趣的行业,为什么要放弃呢?”

好演员的春天来了吗?

▲▲▲

近两年,剧集质量和演员的表演实力,越来越被市场、观众和平台重视,因此,“好演员的春天来了”这句话成为很多人喜欢挂在嘴边的话。

对此,王茜认为,“其实没必要刻意强调春天到底来没来,因为如果一直说,很多演员会对此抱有幻想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不忍心看到好演员一次次失落的表情。”

于她而言,演员的被动性是一直存在的,尤其是对于中年女演员来说,遇到合适的角色更是难上加难。

而除了生理条件制约和演员自带的被动性以外,一个标志性经典角色带来的形象同质化,对于王茜来说,也是需要摆脱的东西。

“我一出门一说话,立马就有人说,哎,季洁啊!甚至有个阿姨见了我说,季洁啊,你们重案六组待了十多年啊,我每天都看你。”

一部深受观众喜爱的剧,一个深入人心的角色,对演员来说,有好的一面,同时其实对戏路也是一种限制。王茜提到,季洁之后,很多剧组的女警角色,总会第一时间联系自己。

“我也曾经试图摆脱这种形象,但是后来想开了,能被观众喜欢,已经是一个演员最大的荣耀了。很多演员一辈子可能都不一定能遇到这样一个角色,但是我遇到了,我是非常感恩的。所以,我现在心态非常好,如果遇到好剧本,不管什么角色,我都想尝试一下。”

接下来,王茜可能会投入做一个红色题材的剧,用以新中国成立教授。

有人说,好演员的春天来了,但在王茜

接着,她又说道,“既然四季轮回是自然规律,那就顺其自然,重要的是坚持坚守以及如何充实提升自己成为一个‘好演员’,在春天来的时候,把握机会,绽放精彩。”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主编 | jin

编辑 |Siya

校对|靳远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