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悟“行云流水”——再读翁凯旋

原标题:禅悟“行云流水”——再读翁凯旋

18660108206

W

ENGKAIXUAN

翁凯旋

1958年9月生于重庆

1978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附中

1981年升入四川美术学院本科绘画系油画专业

1985年本科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同年考取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

1988年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同年留校任教至今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教育部首届艺术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文|陈默

节选自《禅悟“行云流水”——再读翁凯旋》

翁凯旋的作品“资源”是常人熟知的自然风景,但却给出了常人所并不熟知的结果。这种“结果”,其实蕴涵了作者太多的智慧劳动。因为从表层看,见过风景,熟悉风景,画过风景的人也许铺天盖地,但能将这些自然原素进行精神、文化、形态、观念整合重构的人,可谓凤毛菱角。

他对“风景”的自我改造,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由苏派模式,到表现模式,到半抽象模式,到观念模式——一路走来,东闯西突,跌跌撞撞,艰辛疲累自不在话下。就艺术创作而言,劳身劳心是常态,得善果和未得善果也是常态。这也就不难理解,人们将艺术行业评为社会所有行业中难度之最的原因。

这种自我改造,说说易做做难。其中不乏修养、操行、阅读、认知等的磨练,而难中之难者,不是吸收,是扬弃。对翁先生而言,写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的种种规则,曾经是思考艺术问题的坐标和尺度,也不可避免地成为探索新视界的樊篱。

将这些阻碍进步的路障挪开,需要胆识和勇气。这项工作的难度还在于,扬弃的可能不仅仅是某些样板或图式,也有被不少人看重的眼前既得利益。然而,这些“利益”获得的代价是时效的短暂性,和文化的滞后性。对一个聪明人而言,这个“帐”是不难算清的。

在胸有成竹地扬弃的同时,已经志满意得地酝酿构建,同样是翁先生的老到之处。就风景画这一品种而言,我们已经见惯了与对象的同步和同踪性,厌倦了由规则带来的面貌雷同和形态相似。

那种被冠以革命现实主义的风景八股模式,造就了太多的文化弱者,使不少人陷入创作无门的窘境。也曾受此困惑的他,机智地寻到了突破方向,并一举打开了自己的发展空间。

首先,他从语言的简化入手,变繁琐为单纯,变累赘为轻松;其二,整合对象元素,强化主体特色,提升物象符号;其三,巧用设计语言,借鉴设计技术,催生当代面貌;其四,提纯油画语言,摈弃闲杂因素,构建自我图式。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会产生由传统风景样式之规定性带来的识别困惑,以及由作品趋向的模糊性产生的疏离。然而,当你置身于当代艺术的语境中时,你不会对翁先生的选择陌生,也不会对这一可能会被判作另类的结果吃惊。因为对为数不多的优秀艺术家而言,“正常”的事留给他人,“不正常”的事留给自己,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翁先生那里,同样不会例外。就他的超强的生命状态而言,我们理当对他的未来给予十分良好的预期。

2006年7月于成都龙王庙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