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失联 贪玩蓝月教父金锋走向前台

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失联 贪玩蓝月教父金锋走向前台

新京报讯(记者 陆一夫)3月29日晚间,A股上市游戏公司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从3月28日起通过邮件、电话等各种方式试图与实控人王悦取得联系,但至今仍无法与其取得联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够了解到王悦失联的具体原因。

对于王悦失联的影响,恺英网络在公告中表示,由于他已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公司管理运行情况平稳,其失联未对公司生产经营和管理稳定性造成影响。

实控人王悦退场,金锋上位

虽然目前尚未得知王悦失联的原因,不过他抽身恺英网络却是早有征兆。早在去年7月28日,王悦就向恺英网络递交书面辞职报告,称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其后公司董事会提拔副总经理陈永聪取代王悦。

在王悦失联前一周,恺英网络宣布公司董事会经选举后,金锋以全票通过的方式成为新一任董事长,王悦就此退出公司管理层。

但目前王悦仍然是恺英网络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恺英网络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王悦仍持恺英网络4.615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不过其中4.6156亿股已被质押,质押率接近100%。

此外,公司第二大股东、联合创始人冯显超所持的股份已经被上海金融法院司法冻结。恺英网络在公告中披露,冯显超持有公司股票260471808股(其中被质押股票260104988股、未被质押股票366820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约12.10%;冯显超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被冻结1.41亿股(全部为限售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约6.55%,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约54.13%。

金锋入主恺英网络缘起于2017年公司对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盛和”)的收购。当年7月,恺英网络宣布出资16.07亿元收购浙江盛和51%的股权,再加上恺英网络子公司已于2016年通过对外投资方式取得浙江盛和20%股权,因此恺英网络对浙江盛和累计持股达71%。

而金锋则是浙江盛和的总裁和CEO。公开资料显示,金锋在2011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历任浙江盛和产品经理、市场总监;2018年1月出任浙江盛和总裁及CEO。

金锋最为人所熟悉的地方,莫过于其打造了《蓝月传奇》(又称“贪玩蓝月”)这一爆款游戏。浙江盛和是一家页游公司,其研发的页游《蓝月传奇》在近年掀起一波新热潮。由于请来张家辉、古天乐、孙红雷等知名艺人代言,再加上庞大的买量支撑,《蓝月传奇》的流水非常惊人。恺英网络在去年半年报中透露,《蓝月传奇》上线后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截至去年上半年累计流水超过30亿元。

版号停发、与腾讯交恶导致业绩不振

曾几何时,恺英网络在国内游戏市场里上演过增长神话。2015年,恺英网络作价63亿借壳A股公司泰亚股份登陆资本市场,当时恺英网络与泰亚股份签署对赌协议,其承诺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预估净利润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7亿元。

2015年,恺英网络实现净利润6.55亿元,其后凭借手游《全民奇迹》的爆发式增长,该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实现净利润6.82亿元和16.13亿元,超额完成三年业绩承诺。

不过好景不长,由于旗下手游《阿拉德之怒》涉嫌抄袭《DNF》,腾讯将恺英网络告上法庭,导致《阿拉德之怒》被下架。

2017年12月,腾讯就《阿拉德之怒》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事项向长沙中院提起诉讼,要求恺英网络立即停止开发、运营和宣传《阿拉德之怒》,并索赔5000万元。同时,腾讯还向长沙中院申请行为保全,长沙中院作出诉中禁令的裁定,上海恺英等相关被告向长沙中院就诉中禁令的裁定提出复议被驳回。

《阿拉德之怒》是恺英网络的重要游戏产品,2017年年报中曾披露,该游戏自上线后月均流水1.5亿。恺英网络在今年2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预估停运《阿拉德之怒》对公司经营业绩有一定影响。

恺英网络在今年1月初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收到长沙中院送达的通知书,公司应立即停止自己或授权他人或通过第三方平台提供《阿拉德之怒》手机游戏的下载、安装、宣传及运营行为,效力维持至本案判决生效日止,其间不影响为该游戏用户提供退费等服务。

其后恺英网络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执行该等停止运营及授权对公司自此以后的一段期间内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

虽然《全面奇迹》成功续约,但《阿拉德之怒》对公司的影响不小,恺英网络的营收和净利润在2018年出现较大幅度下滑。恺英网络在业绩快报中披露,公司去年实现营收22.85亿元,同比下降27.09%;实现净利润3.29亿元,同比下降80.8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89.75%。对于去年出现营收和净利润下降,恺英网络将原因归咎于游戏版号收紧和商誉减值。恺英网络称,营业收入下降主要因本公司于2017年运营的游戏产品于2018年进入正常的营收下降阶段;同时,受到2018年国家对文化娱乐行业政策收紧,游戏版号暂停发放的影响,本公司未能于2018年享受新游戏产品上线带来的收益补充。

此外,恺英网络在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预告中表示,预计公司盈利区间为4500万元至6700万元,同比下滑73%至82%。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立军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