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孩最好的十年,毁​在网络​暴力的狂欢里

有个节目我一直默默在看,却没找到机会聊上两句,最新的这一集实在击中了我,无法不表达一二。

《和陌生人说话》,一个善意、和煦又深刻的访谈节目,第二季播出中。

两季几十个讲述者,大多是素人。在陈晓楠温和的引导下,ta们对自我的表达平静而有力,却能轻易戳到看客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击中我的,是第二季第7集,完整版视频如下,不长,强烈建议大家抽时间看看。

1

这集的讲述者叫王胜男。

事情发生时,她还是浙江省重点中学一名普通的高一学生,成绩在班级能排到前五。

无妄之灾始于一件很小很小的事。

两个男生在教室里打架,撞到她的桌子,杯子滑落摔碎,同桌女生说了句“王晶晶的茶杯要300万”——很明显是在开玩笑。

后来,打架的男生要赔她200元,她觉得没必要,就拒绝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关于她本人和身世的谣言,就这样传了起来。

那是贴吧最流行的年代,谣言很快在学校贴吧里发酵、变味,愈演愈烈。

一开始,他们说她明明家境贫寒还要装X,人家明明赔了她200元,她还刁难人家说自己的杯子300万。

年轻气盛又有些虚荣的胜男忍不住澄清和反驳,结果只得到更为疯狂的嘲笑与侮辱。

她出口的每一句解释,都会被传谣者添油加醋,扭曲成新的谣言,伤害一步步加深。

谣言说她暗恋,于是谣言演变成她有很多男朋友、滥交。

大家用长相侮辱她,说她长龅牙,她说自己小学就矫正过牙齿,于是谣言演变成她小学就整容。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集体传谣中,她变成了大家口中“一个杯子三百万、年收入几个亿、男朋友不间断、小学就整过容的,一个神奇的女子”,简称“神女”。

这个称号,血一般深浸她的人生,王晶晶至今仍无法完全摆脱。

2

如果你觉得仅是这样的程度也很常见,后面她平静的讲述,定会让你发寒。

谣言随着网络爆炸式传播,“神女”甚至上了贴吧的热门话题。

霸凌从全校扩大到全市甚至全国,最夸张时,几千人冲到温岭中学围观“神女”,王晶晶的世界从此割裂为两个阵营——她自己,和其他所有人。

也有人帮她说过几句话,结果被称为“神族”跟她一起被妖魔化。时间长了,没有朋友还敢留在王晶晶身边。

那些年里,缄默不语,已是她得到的最大善意。

有个男孩在网上与她聊起来,渐渐被她当成最好的朋友,生活中仅存的光。当男孩经过漫长铺垫向她索要裸照时,为了不再失去,她勉强发给他一张内衣照,转眼就被男孩po到网上。

在校期间她遇到无数挑衅,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说些难听的话,伸脚绊她,用手推搡她,家常便饭一般,她已忍到习惯。

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学姐拦住她,一言不发左右开弓打了她十几个耳光,她抓住对方的手阻止,对方尖叫道“神女打人了”,松开手就又得到十几个耳光。

成绩一落千丈,她陷入深度抑郁,自杀过不止一次。

结果在网络暴力者的口中,“自杀那么多次都没死,老套路了”。

高三那年她经受不住打击退学了,打工时认识一个姑娘,说觉得她人很好,不像网上传的那样,她对这段友谊如获至宝,领到第一个月工资就请女孩去吃饭逛街,却发现对方在网络上全程直播跟自己的会面。

(未尽之语是: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我)

再后来她复读上了专科,本以为可以在新的地方重新开始,结果与她同校的老乡忙不迭在学校论坛科普她的所谓“事迹”,噩梦再次重演。

毕业后,她开始开网店,结婚,生子,以为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

可当年霸凌的余毒仍在,恶意依然没有放过她。她的网店遭遇虚假谣言和恶意差评,直接影响了生计。

在她玩摄影有了点名气后,有人问起她抑郁的原因,她开始写文章讲述这些年的经历,结果又遭到疯狂的反扑。

来自上观新闻相关报道,王青、谢宏为当时报道所用化名,原文见文末链接

最终,她选择用法律保护自己。

被告人蒋某,当年学校贴吧的管理员,2016年仍在网上不依不饶恶意中伤她的人,她高中的学长,被判三个月拘役。

这桩案件,被很多人称为“网络暴力入刑第一案”。

3

复盘整个事件后,我猜你会跟我一样,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多么小的一个起因,当事人做了多么正常的回应,整个事件却逐渐滑向不可控,结果又是多么的惨烈。

谁都想问一句,为什么?

王晶晶承认当年的自己有傲气,所以面对谣言,她选择反击

她也不讳言自己当年的虚荣,所以面对“家境不好”的调笑,她说自己有个有钱的舅舅。

可对16岁的少女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气性与虚荣,若她有错,谁又能说自己没这样错过呢?

一点点恶意,集结成滔天的火焰;知情者的沉默,助长了作恶者的气焰。一开始只是起哄和玩笑,然后是猎奇和集体认同感,再后来是难以遏制的成就感,终于演变成了一场集体作恶的狂欢。

这场狂欢,是无数校园霸凌的放大升级版,放大与升级的关键,在于网络。

被判刑的蒋某,家境明明与王晶晶相仿,本该同命相怜,却一路踩着学妹的尊严与希望,去博取网上那些虚幻的荣光。

这种荣光,对骗到她内衣照散发到网上的男孩,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吧。

小圈子的霸凌自古有之,但网络的传播力,扩大了霸凌的范畴;网络的匿名,助长了恶念的肆意释放;而网络的记忆,既令王晶晶不得脱身,却也使得她多年后,终于有机会制裁加害于她的人。

有些人道歉了,为当年微弱的恶意和不作为。

而那些带头作恶的人却拒绝反省,拒绝道歉,对自己当年的行为轻描淡写,却继续夸大受害者的不是。

来自上观新闻相关报道,王青、谢宏皆为当时报道所用化名,原文见文末链接

4

十年,烜赫一时的贴吧已由盛转衰,王晶晶那惨淡的青春却永不再来。

虽然已经很努力在生活,但她的一生,是被毁了的。

我翻看了她的微博时,身边所有人都觉得我会考上重点大学”。

结果,在经历了崩溃、抑郁、自杀、退学后,她勉强读了专科。

这只是表面的损失,更大的毒害在内心。

虽然已能在微博里轻松调侃自己是“女装大佬”、“照骗”,可实际上,她不喜欢与人打交道,她永远活在被恶意关注的恐慌中,她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

王胜男微博美照

这样被毁掉一生,谁能甘心呢?

可无辜承受了这样大的不幸,她却不知道,谁该为此事负责。

是带头作恶的同学?是集体围观猎奇的网友?是不够关心子女的父母?是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学校?是管理不严格、客观纵容了网络暴力的平台?还是那些良知尚存但始终保持缄默的大多数?

正如她自己所说:当年的每个人在这把火里都没添太多的柴,但我的房子,被烧到了。

作为曾经的学生,我开始回忆与反思,是否曾参与过这样的集体霸凌而不自知;作为一个母亲,我不可避免地陷入深深的忧虑。

而作为一个观察者,我的观察对象——娱乐圈,恰是网络暴力的重灾区。

素人对明星,素人对素人,明星对素人……侮辱、诽谤、造谣、人肉、挂网友……这样的事,每天都在上演。

岂止娱乐圈,如今任何圈层的黑与粉都能掐得昏天暗地、污言秽语,一言不合就辱人父母,气不过就人肉到底。

我们是哪来这么多的戾气,我们为什么对陌生人抱有这样不死不休的恶意?有什么事值得我们耗费宝贵生命与陌生人撕来撕去?

每天都在围观网络骂战中怀疑人生的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但我们还有可能停止制造王晶晶们的惨剧吧。

只要每一个人努力克制内心深处的恶意,不要仅仅因为别人的“不同”便“不喜”,不令“不喜”发展为肆无忌惮的攻击。

没有什么比王晶晶自己的话更适合为这篇推送结尾:

当你们在传我谣言的时候,不能够证明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只能说明,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