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红军长征专著​出版​始末

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作为一部英雄史诗,始终受到国内外广大记者、作家的关注,纷纷为之著书立说。据不完全统计,1936年至今所出版的有关长征的专著和资料达200多种,但最早的两部有关红军长征专著的出版过程却鲜为人知。

最早介绍红军长征的专著

陈云

《随军西行见闻录》。

建国后,此书多次被再版或辑录到有关长征的书中,但人们一直不知“廉臣”为何许人。直到1985年1月纪念遵义会议50周年时,陈云才透露“廉臣”是他曾经用过的笔名。陈云1934年10月参加中央红军长征,1935年6月红军到达四川懋功后,他被中央派回上海恢复党的秘密工作。同年秋,陈云由上海去莫斯科以陈云真名重新出版了这本书,并在《红旗》杂志上全文发表。

《红军长征记》的艰难征集与出版

徐梦秋

1935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终于在陕北会师了。为了及时记录长征的历程,最初中央的计划是集中一切文件和个人日记,由几个人负责撰写。当时红军为了尽快到抗日第一线绥远与日军作战,东渡黄河到达山西,全力东征,无暇顾及此事。延误了几个月后,计划又进行了调整,改为在更大的范围内由集体创作。1936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红军总司令朱德发出大规模地编辑红军战史、征集红军史料的通知。征集项目分为历史、战史、长征史、史略等17项。

此时,恰逢燕京大学美国讲师、记者斯诺在上海中共地下组织与宋庆龄的协助安排下,秘密进入陕北苏区采访,这是一个对外宣传红军和争取外部援助的极好机会,中央希望征集的史料编成后,能够通过斯诺带出苏区印售,以此扩大红军的对外影响。

1936年8月5日,毛泽东和军委总政治部主任杨尚昆联署,向参加长征的同志发起征稿的号召,其内容为:“现因进行国际宣传,及在国内和国外进行大规模的募捐运动,需要出版《长征记》,所以特发起集体创作。各人就自己所经历的战斗、行军、地方及部队工作,择其精彩有趣的写上若干片段”,“文字只求精通达意,不求钻研深奥。写上一段即是为红军作了募捐宣传,为红军扩大了国际影响。”与此同时,还向各部队发出电报:“望各首长并动员与组织师团干部,就自己在长征中所经历的战斗、民情风俗等11位同志组成征集委员会。同时,红军总政治部还成立了由徐梦秋、丁玲、成仿吾等组成的编辑委员会,并由徐梦秋任总编辑。

征集启事发出后,编辑委员会仍有顾虑,不知道那些“拿笔杆子比拿枪杆子还重”的红军官兵,能否担任此任。不久,“有望的氛围传来了”,他们开始接到来稿,之后稿件如雪花般从各方飘来。著名作家丁玲曾在《文艺在苏区》一文中,这样形象细致地描述了征稿启事发出后来稿的情景:

从东西南北,几百里、一千里外,甚至从远到沙漠丁玲在延安

经过3个月的努力,到10月底编委会共收到稿件200余篇,约50余万字。写稿者有三分之一是从事文化工作的,其余是“赳赳武夫”和从墙报上学会写字作文的战士。稿件的文字尽管粗糙,但内容却真实感人,质朴可爱。丁玲在谈到编辑此书的感想时说:“它会使我感动,也会使我惭愧。我对这些伟大的事迹惊奇,受它的感动。我觉得我没有好好地多做一点事情,所以惭愧。从写作的观点上来说,我越看它越觉得自己生活经验不够。伟大的著作,绝不是文人在纸上调弄笔墨所可以成功的。”编委会为此制定了六条编辑方针,即:“一、同一内容的稿子,则依其简单或丰富以及文字技术的工拙,来决定取舍。二、虽是同样的内容,散在两篇以上的稿子里,但因其还有不同的内容,也不因其有些雷同而割爱。三、有些来稿,只是独有的内容,不管文字通与不通也不得不采用。四、有些来稿虽然是独有的内容,但寥寥百数十字,而内容又过于简单平常,那也只好割爱了。五、来稿中除一些笔误和特别不妥的句子给以改正外,其余绝不滥加修改,以存其真。六、编次的方法,是按着时间和空间。此外,关于统计等等,是依着报告,各种日记和报纸汇集的。”

此次征集,共整理了一本30余万字的资料集成本,编委会选定100篇文章,歌曲10首及6个附录等,装订成上下两册,抄写20余份。按一日一事一文的体例,根据行军时间和路线顺序排列。编委们本着存真的职责,除对来稿中的笔误和特别不妥的句子加以改正外,其余绝不滥加修改。最后由军委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徐梦秋统稿,并撰写《关于编辑的经过》和《出版的话》,至1937年2月22日完成。由朱德总司令题写书名,是为《红军长征记》(又名《二万五千里》)。该书分上、下两册,上册258页,由42位作者记述了42件长征中的战斗故事;下册412页,由58位作者讲述58件长征中精彩的故事,如:徐特立、董必武、杨成武、舒同、萧华等。该书收录了红军歌曲10首,附录有《乌江战斗中的英雄》《安顺场战斗中的英雄》《红军第一军团长征中经过地点及里程一览表》等6个附表。

《红军长征记》一书的完成,使大量珍贵的长征史料得以保存。这是第一部相对完整记录长征历史的文献,但由于抗战形势的发展和编辑人员离开等原因,整部书的问世却并不顺利。书虽没有出版,但书中所记录的长征故事还是流传出去了。斯诺《红星照耀中国》的许多素材皆取之于这些稿件。

1937年7月,安排并陪同斯诺进入陕北苏区的董健吾,以化名在国内著名的时政文化杂志《逸经》上发表的《红军两万五千里西行记》,成为在国统区发表的第一篇介绍红军长征的文章,其内容也是取之于这份书稿。《红军长征记》整书直到1942年11月才正式印制出来,印制地点是延安。在“出版的话”中编者说:“《红军长征记》一书(原名《二万五千里又使我们忙于其他工作,无暇校正,以致久未付印,这是始终使我们放不下心的一件憾事。现在趁印刷厂工作较空的机会,把它印出来,为的是供给一些同志作研究我军历史的参考,以及保存这珍贵的历史资料(近来借阅的同志很多,原稿只有一本,深恐损毁或遗失)。”它不是公开出版的书籍,而是作为内部资料发给有关单位和个人的。“希望接到本书的同志,须妥为保存,不得转让他人,不准再行翻印。”可见当年印数很少,加上战争等原因,原始版本如今已极为罕见,弥足珍贵。

两部最早的专著是最真实的长征记录

《红军长征记》的最初版本

陈云》篇幅虽然短小,但内容很精练,史实准确,而且立论平稳,原则性强,是关于长征的最早的权威记录。

《红军长征记》是一部回忆长征的翔实文献,是迄今为止所有有关长征回忆的最详细的记录,它的主题是革命的英雄主义,没有反映党内斗争和“路线斗争”。在一般回忆录里通常都有一个缺陷,这就是写作时因年代久远,事主对当年发生的事件记忆模糊,而这部书的写作时间就在长征刚结束不久的1936年,作者都是长征的亲历者,又大多是年轻人,对刚过去的事情记忆犹新。主编徐梦秋等没有参加写作;尽管他们是党内路线斗争的直接参与者,毛泽东在1936年和斯诺谈话时,并没有将他与博古、张国焘等的意见分歧向外展现,而是尽量表达维护党和军队的团结一致。

2006年10月19日,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时,《红军长征记者的原始记录》的书名,由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重新出版。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版权所有